「工作變成一種形式的失憶,區分著『鐘錶上的時間』與『屬於我們自己清醒的時間』」。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