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許諾過之後
馬上又破除界線
然後暗暗在心理悔恨
或者 更多的是 難以平復的愁緒

森林只是森林而已
我有了大樹
而且甘心在大樹旁依偎
那對森林的頻頻回首
是怎麼一回事呢?

森林沒什麼
那並不是我原先的type
大樹才是我的命定邂逅
那在意是怎麼一回事呢?

森林不會說話
於是我慢慢等待
因為願意
所以開始好奇自己的心情
森林的位置到底在哪裡?

連邊都沾不上
我患的只是一種叫不服輸的病
或者只是一種成癮
所以別看的這麼重要

在意不是在意
只是不願被忽略
頻頻回首不是因為想多看一眼
只是因為想要確認自己的位置在哪兒

該走了
也該停了
繼續在大樹旁靜默沈潛
等待翌日曙光的降臨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