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得了這種病
而且病的不輕

很容易的就對一件事情著迷
例如這幾天看的日劇
又或者是唱著羅馬尼亞文的麥阿喜
又或者是傲慢與偏見裡的達西先生
或是 我向來非常沈迷的chester

這些事物 都有一個共通點
男人!電的我七暈八素....
明明都是些遙不可及的人物
卻還是忍不住的悄悄把心陷落

看ANEGO的時候 老是幻想自己是女主角
然後享受著黑澤年輕的身體 還有澤木先生帶著魅惑的性感眼神
聽麥阿喜的時候也是 MV不受克制的播了數十回
身體跟著音樂搖擺 眼神緊緊的抓住了三個可愛的大男孩
雖然有點台味 但是動感的肢體動作
十足挑動了我末稍神經 於是
又按下了replay鍵

達西先生也是
那天電影散場後 大概足足有十分鐘
沈溺在達西先生憂鬱的眼神中 無法自覺醒來
腦海裡編織他美麗而浪漫的形象 甚至願意為了他
重新讀一遍傲慢與偏見原文書
為了可以停格放大 還抓了電影
無奈沒有字幕 但又何妨?
重點只是達西先生 一個笑容也好 一個沈思的表情也罷
這些足以慰藉我的靈魂

chester就不用多說了
這是永遠不會有人可以取代的愛

所以我說 我病的太重了
真希望有種特效藥可以完全治癒

親愛的你
不要吃醋
我現在只是生病了
等你回到我身邊
或許病就好了


就是特效藥 也說不定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