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懂得 那時kelly為什麼會面露苦笑
告訴我 現在這樣的研究沒有市場

以前曾幫他做過日劇與書寫方面的研究
他是從網路社群成員的自我分享出發
運用紀登司反身性的理論 來解釋閱聽人收看日劇後的書寫行為

但是 一年過去了
他已經轉做其他的研究
一問之下 才知道這個研究暫被束之高閣
只因為這並非主流 且缺乏市場價值

那時我有點天真
只覺得 既然想做 既然有其研究的意義
何苦遷就於市場價值?
他帶著苦澀的笑意 我解讀為 對這個大環境的一個諷刺

但是今天懂得
如果說 這個環境就是「量化」的思維當道
如果說 這個所的「聲音」就只能如何單一 不允許挑戰
那 我應該也開始學會苦笑 然後 開始去注意某「職業學者」口中
所謂 有價值的研究?

我其實可以當成他是一隻瘋狗亂吠
臉上帶著微笑 然後心理暗暗詛咒他
但 我還是忍不住要替我的研究辯護
有用嗎?

就算沒用
至少 我非常清楚我應該捍衛我的位置

還是忍不住無言了
然後 忍耐著不要讓淚水流下
又再一次的想到 當初 留在中正就好
那裡 不會有這麼不尊重學生的老師
那裡 不會有這麼僵化固執的老師
那裡 不會有這麼無禮魯莽的老師

老師? 哪裡是呢?

紙上寫著「要忍耐」
但 該檢討、該壓抑的 是我嗎?
還是那個偽學者?

也許 這真是一文不值的研究
但是 至少 是我的研究
就算你是一隻亂吠的狗
也請你尊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foryoung 的頭像
claireforyoung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