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日劇的三個主人翁 都是已婚的女性
由小泉今日子飾演的有子 是眾人「理想家庭」的代表
有兩個上小學的孩子 有個非常認真工作(?)的丈夫
家裡有房子 生活不虞匱乏 是一個全職的家庭主婦

黑木瞳飾演的咭子 有一個22歲的女兒 老公長期駐守在外地
總是和女兒相依為命 生活除了女兒 已無他物
婚姻生活非常制式 從來沒有戀愛經驗

身材極好的飯島直子飾演美髮院的老闆娘
有個演戲不得至的老公 扮演的女主外 男主內顛覆傳統的角色

這三個女人面對的事情各不相同
但 透過一個個的小故事 交織而成的 是女人心境的掙扎與難以釐清的複雜
他們總是透過一些同處的場合 彼此分享三個家庭的故事
透過期待、無奈、嘲諷的語氣 輕輕的帶出女人的處境
在我心上 重重的劃下刻痕

有子一家人剛搬進新蓋好的獨棟樓房
一家四口和樂融融 是眾人眼中的「模範家庭」
某日 在老公忘記帶出門的手機中 接到一通屬名「R」的來電
沒出聲 就掛斷了
某清晨 老公的西裝上印上了女性的粉底
在大阪出差時 打電話到老公飯店房間 還聽到了另一個女生的聲音
夫妻之間開始出現裂縫 謊言一個編過一個 最後 漸漸不說話了
原本人人稱羨的夫妻 走到相敬如冰的境界

某天 有子和良平一起散步時 看到一家很漂亮的家具店
然後 偶遇了有子的前任男友---島兼一
他們兩人是大學時代的戀人 但是 兼一在大2的時候突然休學
跑到北海道拜師學藝做家具 與有子保持遠距離戀愛的關係
但是 當時兩人大吵不斷 在某一次的大吵中 決定分手
有子不甘心愛情從此結束 於是打算拋下東京的一切 去北海道和兼一相守
而兼一也決定要離開北海道 回來和有子重新開始
不過 天不從人願 因為當天下大雪 東京飛北海道的班機停飛
而兼一的車子也因大雪而無法行進 兩人 於是分手 開啟了不同的人生

有子把兼一的出現當成是避風港
當她與良平的問題浮出檯面後 她逃向兼一的懷抱
她底心對著與兼一的一段情 是有遺憾的
12年前大雪的那架停飛班機 斷送了他們的愛情
不是因為不愛對方了 而是因為命運的捉弄而彼此錯過
所以 再度相遇 她選擇聽從自己心理的聲音 任由自己去擁抱兼一
逃離媽媽的包袱、逃離妻子的角色、逃離家庭主婦的繁瑣工作
只要專心當一個「女人」就好

而與良平外遇的 正是咭子的22歲女兒 理紗
他們在雨中的計程車招呼站相遇 然後開始了一年的外遇生活
理紗知道良平的已婚身份 但是 她初嚐戀愛的滋味
認為自己很愛一個人 所以想要和他在一起
無法去顧慮是否不倫、是否傷害了身邊的人
她任性、瘋狂、深深的愛著良平 就算會粉身碎骨 她也在所不惜
但是 最後卻因為從咭子的身上看到有子的無奈 所以決定放手

良平和咭子在歷經冷戰與離家出走後 慢慢的釐清自己的心緒
他們並不是不愛對方了 只是 當雙方處在「夫婦」的角色時
總會下意識的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 而去扮演稱職的好爸爸、好媽媽角色
如果可以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心情 多半可以解開彼此心中的結
當兼一說願意等待有子 重新回到他身邊
良平用孩子和體諒的話語 把有子留在原有的位置上
良平說:「如果,妳是真的喜歡兼一,那妳就去吧」
這樣的話 不是一種退讓 只是試著想要為對方著想 想要成就對方的愛情
或許 印證了「真正的愛,是讓你愛的人可以得到幸福」這句話吧。

有子的選擇 她回歸了家庭
儘管心中帶著兼一的影子 儘管那段愛戀的過去無法抹滅
但是 她願意拋下與良平之間的種種不愉快 兩人從頭再來過
劇末 在一場細雪紛飛的場景中 良平與有子手牽手看著孩子在前頭玩耍
這是他們兩個在劇中唯一一次近距離的接觸 也許
是重新暗示 夫妻之間的關係又回覆到「男性女性」的相處方式
而不是「夫」與「妻」這兩個責任重大的詞彙了

咭子 一個銀行家的太太 老公被外派其他地方 總是和女兒生活在一起
生活重心幾乎都在女兒身上 每天煮飯等女兒回來 盡心盡力的照顧理紗
她原先好意想把理沙介紹男友 於是選中了在丈夫銀行上班的職員--澤村
但是沒想到 澤村先生卻意外地愛上了咭子 明明知道所愛非人 但還是一無反顧
對咭子來說 她與丈夫的婚姻並不是建立在愛情上頭
相親三次就被求婚 然後在蜜月旅行的時候懷孕 夫妻之間相敬如賓
維持的 外人面前看似平靜無波的婚姻生活 但心理 卻如死海一般沉靜

面對女兒理莎陷入不倫戀的窘境 她原先希望女兒可以儘早抽身
但是 理莎反過來質疑 沒談過戀愛的咭子 怎麼能夠懂得她愛上一個人的痛苦與甜蜜?
這讓沒有戀愛經驗的咭子語塞 自己空白的過去 好似留下了從未體驗真正愛情的污點
於是 當咭子面對澤村排山倒海的愛戀時 她決心要放手一搏
勇敢的接受澤村的愛 儘管必須面對自己內心的爭戰 也必須面對旁人可能投以的奇異眼神
她還是決定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 和澤村展開不倫的愛戀

最後 她們的故事被其丈夫知曉 動用了權力將澤村調職 並逼迫她們二人分手
澤村決定要到美國深造 並希望咭子與之同行
咭子打算寫下離婚協議書 因為她不希望載維繫著沒有愛 只有符合眾人期待的形式婚姻
而理莎 一開始不願意澤村介入她們的家庭 也不希望媽媽離開自己 離開父親
但是 她從咭子外遇的故事當中 體會到自己成為有子家庭的第三者
有子也經歷著心愛的人被搶走的痛苦與艱辛 於是她痛徹心扉的決意與良平分手
而且 也因為當時她作為一個第三者 但是咭子卻義無反顧地支持她
所以 理莎最後決定要幫助媽媽找回戀愛的感覺 將一張飛往美國的機票送給咭子
咭子得到了理莎的諒解與祝福 決心要往自己所欲追尋的戀愛而去
與澤村先生在美國開啟新的生活

而另一個女人 真由美 她與老公一郎交往久了 自然而然就入籍結為夫妻
一郎是演員 但是因為對演藝工作有個人堅持 所以走的並不順遂
真由美因為深愛一郎 所以支持著他 儘管有時生氣一郎不夠積極主動
但是 卻怎麼也狠不下心撇下一郎 依舊盡心盡力的維繫著家庭 努力經營美髮店

乍看之下 真由美是扮演較為強勢的性格 顛覆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
而一郎每天閒賦在家 整理家務 料理晚餐 等在外工作的真由每回家
在性生活方面也是 一郎是被動的角色 而真由美則是積極的算基礎體溫 以方便受孕
真由美總是懷疑著她們的婚姻 好像兩個個體 儘管入了籍 但是哪天誰要抽身
這層婚姻的關係就似斷了線的風箏 結束的斷然絕對
但是她對一郎的愛卻無庸置疑 為了祈求一郎平安順利 總是寧可拮据生活 也要到神社去奉獻香油錢祈願
而從一郎的表現看來 他對真由美的愛並不明顯
但是看似老夫老妻的生活 或許才是珍貴而亙古的愛戀

後來 因緣際會 一郎接了舞台劇的表演工作 而與同台演出的年輕演員阿香發生性關係(?)
一郎懊悔不已 但是 卻對自己做過的事情毫無印象 其溫吞的個性 任由阿香擺佈
而真由美很快的就從一郎的異樣中體會到事情的嚴重性 她把一郎趕了出門
一郎深知自己有錯在先 儘管人身在大阪 還是會打電話回來向真由美陪罪
但是真由美卻都不接他的電話 一郎於是有了兩人可能會分手的體悟 也決定要尊重真由美的選擇

真由美哪裡捨得和一郎分開 只是外表大女人的她 不輕易的和內心的柔軟臣服
但是 她終究還是想念一郎的懷抱與支持 所以跑到大阪去找鄭再公演的一郎
或許她原先希望可以和一郎言歸於好 卻還是誤會一郎和阿香有情愫 於是黯然的離開大阪
而一郎卻剛好看到真由美離去的背影 而跟著她回到東京 卻又巧合看到真由美被其他男子擈倒在地的窘態
所幸 誤會早早解開 而一郎也勇敢的拒絕阿香 夫妻倆人順利合好

最後 大夥人幫她們倆夫妻舉辦了一次正式的婚禮 讓真由美穿上美美的婚紗 捧著好看的花束
手上帶著一郎第一次送的婚戒 笑盈盈的和一郎在美髮店共舞
揮別了過去兩人角色不對等的失衡狀態 儘管都是以夫妻的身分 卻以另一種全新的態度活過當下



看完這部日劇 有很深的感動與體會
雖然還未婚 但 好像可以稍微體會她們的心情與遭遇
兩個男女 因為彼此相愛而願意相守 但是 這樣相愛的心情可以維持多久呢?
難道婚姻真的是愛情的墳墓嗎?

或許 罪不在於婚姻 而是面對不同階段的人生 我們總是習慣扮演不同的角色來應付生活
在還是男女朋友的時候 可以盡情的約會 不必顧慮小孩 家庭 父母
但是結婚後 生了孩子 就必須去擔心這個 擔心那個 久而久之 愛情就在每日的繁瑣事務中消磨殆盡
有子表面上是稱職的家庭主婦 但是其內心的痛苦卻鮮少被關注 總是用爸爸來稱呼自己的丈夫
在婚姻當中 男性與女性被除性化 而被放置再另一個更有責任感的角色 丈夫 妻子 父親與母親
當愛情中的性別吸引力被完全切除 剩下的 除了沉重的責任壓力 還有些什麼呢?

戀與愛不同 劇中有子的姐妹淘禮子認為良平對理莎的感情是戀 而真正愛的是有子
愛的層次似乎比較高 比較穩定 而戀 則可能只是一時的依戀與意亂情迷 談不上是令人刻骨銘心的愛
我不知道這樣的分類是否可以把複雜的愛戀行為簡單化 或許 沒這麼容易歸類的吧?

這部日劇 或許 還是在支撐著所謂理想的愛情
雖然他點出婚姻並不一定美滿 但 卻雙雙都以婚姻的重新出發作為結局
劇中的咭子 被視為是選擇戀 而放棄原先生活的人 但是 她的未來卻被打上一個問號
選擇戀 不必然代表她就可以幸福 而有子和真由美 似乎可以看到一些幸福美滿未來的樣子
這是導演所要傳達的意念嗎? 我不確定
這只是我個人的詮釋罷了

劇中 唯一讓我掉下淚來 就是理莎拿著機票給咭子當聖誕禮物的時候
一開始 理沙不能諒解媽媽 但是卻可以用同是女人的心情去面對媽媽想要追求所愛的渴望
並且 不再把媽媽視為自己所能獨佔的物品 而是尊重媽媽也是女性這個事實
她說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絕得媽媽做錯了 但是我會站在妳這邊"
就像咭子也曾對理莎說過的 "戀愛當中的苦澀 甜蜜 幸福 無奈 經歷過這些 總比都沒經歷的空白還要好"
母女倆人可以用同理心去對待彼此 並且相互扶持 永遠都對方最後的靠山
這種感覺 很令人感動與嚮往

另外 學到了一句離別的日語
一直以為 日本話的「莎唷那啦」是再見的意思
但是 好像隱含著情人離別 從此不在見面的無奈語境
理紗和良平分手時 說了「莎唷那啦」
有子和兼一分手時 也說了「莎唷那啦」
原來 我以前都誤解了呢....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