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 上班途中車行經過民權大橋時
總下意識 看看左右兩邊的美麗華摩天輪和101大樓
還有橋下轟隆隆呼嘯而過的車潮 一台一台 火柴盒般的不起眼
總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惆悵感 湧入心頭
就算在橋上居高臨下 就算可以仰望天空 俯視這個城市
寂寞與無助 還是在我心中繚繞 盤旋不去

社會是一個很大的牢籠
有很多種類的體系與規範
每個人都必須去服膺體制 或者 只能在夾縫當中存取生存
不管我今天的身份 是研究生也好 是某公司的職員 或是最基本的 是一個女人
我都有必須遵守的規則 而我一旦想要違背規範
要嘛換取一個「前衛大膽」的稱謂
要嘛就是「離經叛道」的異類

我只不過是 想在隙縫中找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罷了。

我清楚的意識到我是一個女人
當我穿著漂亮的衣服 坦胸露背的時候 這樣的意識格外清楚
但是 我卻非得透過別人的眼光 才能看見自己的存在
這個社會告訴我 該怎麼打扮 怎麼穿著 這決定了別人怎麼看我

當我今天穿細肩帶 可能會被人意淫
當我每天都穿的很辣 別人會覺得我可能每天逛夜店 或是從事特殊行業
當我打扮新潮入流 那些個奇妙的男人 總會假關心的名義 來行釣妹妹的舉動

我不能否認 為了這些人 我得每天拼命的打扮自己
但是 我也很累 我也很想拋開這一切
我可以用力說著 我想要反抗這個社會 這個社會對女性的壓迫是錯誤的
姊姊妹妹們要站起來 去和這個社會對抗 去和男性霸權反抗 去和那些色瞇瞇的老頭反抗
但是 我卻繼續沈溺在戀衣癖和化妝癖中
永遠擔心別人帶著什麼眼光看我 永遠擔心衣服怎麼搭配 眼影顏色如何才能協調
總有著一些女生永遠擔心不完的鳥事

那個做「酒促」小姐研究的學長 想要研究男生色瞇瞇的心態
難道女生穿的少 活該要被看?或者要被騷擾?
天殺的 誰說女生被強暴得先來個自我檢討?誰說女生穿的少 就得承擔被性騷擾的風險?

到底是誰在灌輸這些觀念 而到底是誰 硬是要我遵守這些鳥規範?
而我到底是哪根筋不對 幹嘛要心不甘情不願 一邊幹譙 一邊享受被凝視的快感?

我想 我瘋了
或者 就真的只是一個半調子的女性主義者

無藥可救 於是 只能在這裡呻吟
如此而已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