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和孫老見面
今天順道去政大的時候 繞著研究室一層一層的找
終於在六樓找到

一見面就是大擁抱
沒有我預料中的生疏與難堪
遺忘了的那些過去 在剎那間全被叫了回來

總覺得年紀愈長 心境一下子和老人一樣
總是懶懶得 最好哪裡都不要去 最好什麼事都不用作

我忘記了以前的我 但也可能是因為
痛苦的過去我不想記得

好像被禁錮很久的野獸突然衝了出來
在街上胡亂的闖蕩 咬傷了人 也讓自己遍體鱗傷
總是一個人躲在角落舔舐傷口
總是哀鳴著 想著距離下一個轉角
怎會遙遠的看不見盡頭

有一種愛作夢的本色
因為多重流動的身份 盡情的隨意投射
但這樣的遁逃 最後的下場是一事無成
擁抱的背後是學術權威的加持 還是真能義無反顧的把一切放下

孫老 是第一個要我騎驢找馬的人
跟我本來所想一樣
但這或許只是要我堅持下去的藉口
我不也是老拿這個藉口欺騙自己 一路走到這裡

我不想當多重的人
一個就好

看是要我幹嘛
給我一條路就好

我會甘心走下去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