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親像一條河
忘了這是伍佰的那張專輯裡的歌了
昨天晚上入睡前 腦中突然浮起這句話

是因為哭泣 所以使得思念氾濫成河嘛?

我不知道怎樣才算是傷心
又或者 怎樣才算真正的痊癒
好像從來沒有清楚的洞察自己的心意
總在應該收起淚水的時候 又讓大雨滂沱

或許這是一種獨特的療傷方式
就是得狠狠的撕開仍滲著血水的瘡疤
放任血液和淚液盡情流淌
痛的說不出話來 直到淚水暫時乾涸

沒有人可以冷靜的接受死亡這件事情
至少 那在我的心中 不該出現的如此快速
但我讚美我自己高度有效率的復元模式
哭著 笑著 一年就這樣過去
我以為 傷痕累累總會有復原的時候

卻從來沒有真的痊癒過

睡前的腦袋常會自動播放幻燈片
內容是一張張你和我相處的片段
時到如今才發現能播放的內容如此貧乏
或是總是有些不堪的回憶

但那就是你和我的相處模式

我獨自話語
也許你也在暗處悄悄的聽

我曾數次的請求你
只要一次就好 真切的走入我的生活
或是對我說說話也可以
我希望讓你看到我現在的生活樣貌

也許你看著
但我感受不到
只好繼續憑空呼喚
那寂靜 孤單 無助的無奈

我想我大概永遠也好不了
就算時間是最好的解藥

又或者是我從不希望我痊癒
因為傷痕

也是紀念的一種方式。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