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聚會過後 就是暫無止盡的空虛
和摸不著頭緒的失落

一年的時間就這樣過了
去年的我們 曾經笑得很開心
為的是友情? 還是其他的?
每年總在複製一樣的故事

不同的是 少了一個人 多了一點複雜的心情
真實的是 小米捏在我手臂上的重量 還有D摸我頭的溫柔

少了小鍾就少了連結的話筒
好像一個人待在人山人海的孤島上
雖然人生鼎沸 但是孤單寂寞依舊
D離我很近 但卻也離我很遠

D三不五時會跟我說話
還有小馬的大眼表妹 還有很晚來的小米
總會適時的丟給我一些浮圈
載浮載沈 這是我習慣漂流在寂寞中的真實寫照

小馬會後打了電話來
和去年一樣 說了些道謝的話 也說了些體貼的話
他是那種會把點滴的好 記在心頭的人
因為他們是如此的貼心 自然 我才能跟他們成為「兄弟」吧
但「兄弟」這樣的字眼 有時會有令人難堪的沈重包袱

那是最安全的位置
我和誰 都不會受傷
雖然「純友誼」總會讓人嗤之以鼻 或是半信半疑
但我只能選擇用這樣的姿態出現

或許有些錯亂和悸動
但只消幾分鐘

一切都會猶如

過。往。雲。煙。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