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 分類就是一個錯誤
快樂家庭
我要說的事 一點也不值得歡欣

夜這麼深了
應該去睡覺
我卻選擇留在電腦前面 至少螢幕是亮著的
多少還有一點光明的滲入

想起那天晚上的微涼的風
還有你特調的長島冰茶
可樂或是雪碧 加上伏特加、龍蛇蘭、萊姆酒、琴酒
後作力很強 但為何
迷濛之後 那些不堪的往事沒有隨之朦朧
隨著溫熱的液體 從我的眼角滑落
襯著微風 你迷茫的聲音傾訴

『為什麼時間過得這麼快?』

或者我應該問的
『為什麼無法回到過去?』

我用一種沒有發生這件事情的態度面對
或者是逃避
我假裝的是 只是一趟很遠的旅程
就像很多大人會哄小孩的那樣
『你的爸爸只是去很遠的地方旅行了唷,過一段時間就會回來了』
或者想像他還穿梭在叢林谿壑當中 恰如年少
那是我記憶所及的偽裝

支撐著假象的是未竟的儀式
沒有被支解的身體 沒有腐化 沒有老去 沒有離開
暫時沒有要被強迫著念的口號
難堪而不知有所謂的「阿爸,火來阿,緊走喔!」

假裝於是可以與逃避的想望共存
就算身體多多少少有莫名的反應
例如 總是覺得自己喉頭有難以吞嚥的哽咽 硬生生的 阻斷我的求生
那是一種對他曾經的遭遇的想像 或者 應該試著什麼東西都不要嚥下
只為了可以瞭解他曾有的痛苦 那樣的瞭解
對應的是 我無法挽救的愚蠢與自私

又例如 感冒的時候 喉嚨就算痛的要死
寧可這樣痛著
回想他對我講的最後一句話
「喉嚨痛要去買阿撒搭妹來吃唷!」
那是一種藍色晶瑩的小圓珠 薄荷味道 是他長久習慣吃著的一種健康食品
因為接下來面對的即是他的沈默 所以用我的喉嚨痛
作為一種殘酷而難忘的提醒

你說那是一種逃避 不是真的治癒
我想說的是 無法治癒 就算時間再多 就算自我解套的說法再多
回不去的過去 遺憾的未竟
都是一段難堪的生命記憶

過去永遠回不來
但還有 更多的未來。
還有更多應該被珍惜

雖然應該停止自我安慰的無意義期許
但願
我能長的大。

大到能將生死置之度外。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