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夢中那完整的情境
只記得我們都化身成唐朝的人物
有個叛亂的將軍發號司令
你將我拉到一旁 對我說
"我去投靠他吧 我還不想死"
"妳還記得小時候裝玩具的咖啡色箱子嗎?"

兩句語意截然不同的話語 從你嘴中迸發出來
竟拉我回到孩提時期
我有個小箱 就放在我們的房間裡
我每天總要耍賴的等你一起睡覺
那小箱裝著玲瓏滿目的小東西 壞掉的手錶 從媽媽抽屜裡偷來的涼鞋
但那小箱是不是咖啡色 記憶已然斑駁

我驚嚇的哭著醒來
有點分不清楚在夢中還是在現實
因為這是兩年來 第一次 我夢見你
正面的看著我 對我說話 或者還有擁抱

斷斷續續的哭 想要回去繼續未完成的夢境 卻不得其門而入
嗚噎著 就像那晚我等不到你陪我睡覺 就開始大哭大鬧
直到你垮著臉 霹哩啪啦打了好幾下我的屁屁一樣
這次 卻等不到你再陪我說上幾句話

前些日子打電話回家的時候
聽說你有到他的夢中 問他最近過的好不好
我是有點心傷 儘管我日祈夜盼 也從未盼到你關心我的生活
總是那種遠距離的夢 加了好幾層濾鏡 連構圖都超現實
或是我不須關心 在你心中 我是那個
一到18歲就迫不及待向你昭告轉大人 企盼脫離你羽翼的大女孩
而我24了 我們早已學會把對方放在心中 永遠最牢靠的依賴

除了心裡 我曾不斷的揣測你身在何方
就像很多人疑惑的 人死後 真的有靈魂嗎
如果有 那你的靈魂身在何處?

打從你還沒離開之前 就不斷的叮嚀我們
儀式一切從簡 任何師父或是傳統的宗教禮俗 能省則省
儘管心中疑惑沒有那些"專業"人士的幫忙 如何將你帶回來
你用一種最堅持的方式要我們遵照你的意願
於是我們搭上他們準備的車子
他手上捧著你靈魂所寄的木牌
嘴裡不斷的唸著 "爸爸 這裡是七賢路唷"
"這裡是五福路 快到家了唷"
"已經到小港了唷 要跟我們回家唷"

語氣平平淡淡 或許哭腫的眼睛已經容不下更多的情感
半信半疑的帶你上樓 做了幾個簡單的儀式
拿著兩枚10元錢幣充當擲茭的道具
詢問你是否有安然跟著我們回來
靈魂之說我是不信的 總覺得人死後必然僅留軀體
但在一刻卻也不免宿命 迷信
只要你回來了就好
不是實體 總要有一抹靈 這樣還能多些安慰自己的理由

前些天 之前的房東打電話來 說是你的魂待在那裡未走
還説是你惡作劇 害他從椅子上跌落 摔傷了腳
半信半疑之間又是擲茭問你 並且為了證明你的存在
你用一種調皮滑稽的方式 褪去她的外衣 恰似你的風格

這才確信了 你就在這裡
那兒也沒去的 換一種方式守護著我們
因為這樣 稍微可以不哀傷了

因為你就在這裡 就像好幾年前的夜晚
我們會並肩坐到客廳 聽著我講述生活發生的事情
不安 疑惑 難過 歡喜
不管是哪種姿態的語言 因為你的體諒與包容
我才能茁壯至此

我沒忘記你對我的期待
雖然好幾度都想放棄
但 我會好好的走下去
永遠永遠 做你最驕傲的女孩。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