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到台北生活之後,感冒對我來說,
已經愈來愈平常了。總是自誇身體強健的我,
在高雄過年的幾天,幾乎都是在猛烈的咳嗽中度過。
於是足不出戶,整天就是吃和睡,看日劇,看韓劇。

過年的時候反而無聊呢!
過年的時候反而沒地方去呢!
過年的時候就好像在養豬呢!

我媽看我日復一日肥壯起來,又看我日漸委靡,
也感嘆起"過年"這回事阿,真是一年不如一年阿。

她說她小時後的過年,可以吃到難得的肉類,可以拿到很少的壓歲錢,
所以從好幾個月前就開始殷殷期待,一年難得幾天好日。

我沒經歷過她那個年代,但我也喜歡以前的過年。
除了有紅包可以拿,至少爸爸還在,家裡有"大人"的感覺,
小孩子有應該要守的規矩,過年的習俗也重要了起來,
年夜飯也吃的格外有氣氛。至少那些姑姑姊姊們也會來湊熱鬧。

雖然我也依稀記得,好幾年的過年,媽媽是在很愁苦的情況下過節的,
但一家人圍著吃飯的感覺,是什麼也不能取代的。

而現在,弟弟長大了,
雖然他總說他命賤,年紀輕輕要做很多犧牲,要背負家庭的重擔,
還要包容我這個無用的姊姊,也著實辛苦。
但他依舊很努力的,用壓抑自己的方式,為我們付出。

豈不是很像以前的爸爸?

不管對誰,媽媽也好,弟弟也好,爸爸也好,
我只有滿心的愧疚與無奈,是那種連加油都已經沒力氣的深沉低潮。
尤其是長這麼大了,還在拿紅包這件事,更使我感到困窘與難過。

我想起以前,爸爸總會趁著媽媽和弟弟不注意的時候,
偷偷塞錢給我,只因為我一個人在外地唸書,
所以他的偏心有了正當的理由。

而現在,我一個人在台北幽幽的晃蕩,
雖然背負著眾人的期待,有時,我卻怯弱的只想窩在溫暖的羽翼下殘喘。

雖然也知道,屬於我的羽翼,早就凋零隕落。

這是在一個大哭的浴室中獲得的領悟,
我雖然滿心想著我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女孩,卻好像沒有真正成為過,
總是依賴在爸爸的肩膀下,以為什麼時候都會有他的影子庇護,
儘管他離去的事實殘酷而永遠,我還依舊活在我的想像中,
當他依舊尚未離去。就算摸著了他冰涼而微微發黑的身體。
只要受到一點委屈,就不免要想,如果他在就好。
雖然終究只是空想。

就像昨日午餐的時候,我正準備碗筷,
很自然的就拿了四個碗,轉身要離去時,猛地想到什麼,
只好頹喪的收回一只。但我為這個無心的動作而感到無比踏實。
就算只活在我心哩,也可以。
就算我應該要慢慢遺忘,然後走開,我倒寧願一直悲傷下去,
也好。真的。

也體悟到沒人可以取代這個位子。
弟弟或是男人都不可以。
如果女兒真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
那我希望我能預約爸爸下輩子的情人,
這樣,我才能再做他的女兒,盡我現在所不能盡的責任。

我也要讓他看見我的幸福,
恰如他兩年多前說的,他要參加我的畢業典禮,
還有我可能的婚禮。

我期待他參與我未來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clairelolay
  • 親愛的<br />
    謝謝妳 ^^<br />
    <br />
    妳總是能懂 所以對我有很多包容與鼓勵<br />
    別忘了我們下一個約定唷<br />
    雖然約定很多 就先從擁抱清境綿羊開始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