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大同鄉太平山中的翠峰湖


"我為了我自已快樂"

我相信每個人都知道,快樂是無法外求的情緒。
只有自己能夠發自內心的,為了一件可以滿足自我的事情,感到豐盈心胸的暢快。
很多時候為了讓自已快樂,總是把快樂的情緒寄託在生活的某些事物,例如床上能讓我安眠的泰迪熊,或是幻想用的男朋友抱枕,或者也許只是一包模範生點心麵。
但這種快樂通常不會維持太久,只有空空洞洞的情緒暫時被填滿,隨後又逸散了。

我和L最近都很不開心。
我把快樂全繫在一些虛無飄渺的個體上,總是妄想著快樂自己就會來了。
快樂會因為某件事情圓滿,然後就來了。

相當然爾,那還是一個短暫的情緒高潮而已。如夢似幻。

快樂當然值得等待,不過那通常是在值得等待的狀態下才成立。
如果生活中百分之十的快樂,要用百分之九十的麻痺和淡漠來成全,那必然意味著得換一個方法去得到快樂。

L的狀況好不到哪去。
但那似乎是更空無的原因,據她的說法,也許壓根兒沒有病因,單純是台北這個鬼城市跟她八字不合,所以凡事帶賽。

我不知道是不是台北的關係,總之,我們都笑的很不開心。

為了讓我們的笑容可以發自內心,開心的時候真的可以開心的笑,最好是那種可以放肆大笑的暢快 (如果笑的出來的話)。

旅行去吧。我很自然的就選擇了流浪作為一種心靈的清洗過程。

煩惱就沒了。飛了。一切的痛苦和記憶都會走了。


旅行總要有個目的地,我想起那年曾有過甜蜜回憶的宜蘭。
那是去過一次就會愛上的地方,雖然沒有花蓮乾淨、藍色海洋印象,但是宜蘭有綠色的田園風光,空氣中飄散著微微的翠綠氣味,或是稻米的味道,如果不嫌蘇澳太遠,也有充滿魚腥味的蘇澳港,另一種風貌的海洋。

我聽說蘇澳附近有個神秘海灘,海灘上有五光十色的玻璃,陽光照射之下沙灘熠熠發光,因為地點難找,遊客也少,所以海灘的保存十分完好。
如果可以在海灘上做日光浴,躺在沙龍墊上看書,應該可以忘卻煩惱吧。

但我也想去太平山。那是宜蘭各大景點中我一直嚮往,但一直沒機會去的地方。
太平山是台灣三大林場之一,山上有多條景觀步道,還有早期運送木材的踫踫車可以搭乘。
另一個夢換的景點則是太平山上的翠峰湖,據說那是終年雲霧飄渺的高山湖泊,光看文字描繪就覺得此景此生必看,在崇山疊巒中的翠綠湖泊,該是山中既夢幻又高傲的水仙子吧!

L對我如何安排行程沒有意見,她說很期待我給的驚喜。

我想了想,如果想澄敬心靈的話,看海應該是不錯的選擇,但登山健行也許更酷!
從刻苦的攀爬、奔騰的汗水中去感受大自然,忘卻都市的一切,也鬆綁長久以來對心靈的桎梏。

不過說得總是比較簡單。

我們決定去爬太平山。租車店的老闆看我們兩個小女子想騎125上山,還特地牽出最好最新的車,一邊關心我們,一邊說:
「你們應該騎不上去啦!哈哈!」

我們是來宜蘭找尋快樂的,可不是找尋訕笑。

因為如此,爬也要爬上去!

但沒想到要爬這麼久!

從九點多從羅東車站上路,抵達太平山的時候已經中午十一點多了,兩個小時一路都是上山,景觀雖然單調 (松柏成林、白雲藍天),但十分怡人。
每一個轉彎都是類似的風景,但空氣很清新,有一種前方值得期待的想像空間。

終於達到太平山莊,我和L決定捨棄踫踫車,去看雲霧飄渺的翠峰湖。
入口處辦理入山證的警察提醒我們去買糧食,據說還有好大一段路要走。
地圖上寫了14公里,但我和L騎車翻山越嶺,涼意襲身,大約半個小時才抵達目的地。

車程遙遠也就算了,還有4公里長的登山步道等著我們。
我相信人到了某種絕望程度的時候,會自然把磨難的苦痛當成砥礪心智的一種方式,我和L大概就是這樣:如果每日的尋常生活只會壓抑我們的快樂,那爬完山之後的通體舒暢(或是通體酸痛)也許可以給我們重生的啟事。(但我想多半只是一種重生的錯覺)

翠峰湖登山步道設計非常有趣,堪稱我爬過的登山步道中既有挑戰性,又不無聊的一段,
而且沿途的綠色舒緩了視界,山上的小溪流的嘩啦聲,確實有些紓壓的效果。

說是四公里,聽起來不長,我們爬到一半的時候卻已經開始怨天怨地,開始質疑我們來山林找快樂的決心是不是吃錯了藥!
翠峰湖見面不如聞名也是讓我失望的原因之一:大概是當天天氣太好,我無緣看到雲霧飄渺的湖光山色,而且我一開始太天真,以為可以近距離摸摸湖水透心涼,但其實距離超遠,連拍照的角度都十分受限。(我對高山湖泊的想像真是貧乏)

也因為翠峰湖步道太鐵腿,車程和緩慢的行進速度都拖延了進度,我只好放棄去蘇澳找玻璃海灘的計畫。

從翠峰湖回到大同鄉的路上,同一段下山的路,數不清有幾個相同弧度的彎道蜿蜒,我想起小時候的我,因為有他的保護,一起走過好多橫貫高山的山路;而後,長大之後竟然愈來愈害怕山林野境,總擔心前面不知名的路口會不會有啥恐怖的小生物出沒,而經常在爬山的過程中驚生尖叫;而現在,我依然容易受怕,卻也逐漸領略在攀爬的過程中,反覆與自我對話,希望透過無數次的思索將一切的疑慮,放下。

雖然還是難免想起不開心的事情。雖然還是無法忘記。雖然還是很想回到過去。

不過總歸是一趟汗水淋漓的旅行,雖然期待旅行可以幫助我們找回快樂的原點,
但我知道把快樂寄託在旅行,是同樣的不負責任與不切實際,只是一種淺層的粉飾太平,
只是把腐爛濕紅的創傷暫時覆蓋,眼不見為淨。

不管是在什麼環境底下,無法開心的笑是一種本能的反應,就算倚在翠峰湖邊,就算躺臥在翠綠如茵的的草地上,
就算我們裝的滿臉的悠閒,我們還是逃不掉隱性壓力的桎梏,就連能不能開心的笑都是一種壓力。

歸根究底,還是得問問底心。
快樂也許不這麼難求,只要我們不要忘記自己,也許快樂不這麼難。

下山後,我帶L去我最愛的公園,躺在草地上的時候,我忍不住告訴她:
我為了想要忘記他而來到這裡,但我滿腦子都還是他的身影,我想起每一個他跟我說話的神情,每一個他撫觸時所產生的震撼,每一個他懷抱我的熱切溫度。

而我還是忘不了。

L沒說什麼,只給我淡淡的一個笑容。我知道,我們同樣意識到旅行無法等同於遺忘。

但也為了坦白說出口的這個剎那,我突然鬆了一口氣,
不必再免強自己,真好。

不必然每一個都必須是快樂的,就算是遺憾的,就算是十足傷痛的,
因為都是真實的感受,所以敞開心接受他就是了。

雖然,還是會哭。但至少,知道為什麼哭,哭完會更好。
那哭也沒什麼好畏懼、或是好遺忘的了。


也許還是很痛,每一個想到你的瞬間,
但我會好的,

我想我已經好了。






更多太平山翠峰湖的照片,請見 打從內心的快樂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我也要去太平山啦
  • 旅行阿.....<br />
    總是以為扛上行囊出去了就能忘了什麼.....<br />
    卻總是在異鄉時,那影像最是清晰.....<br />
    因為,出發時就帶著想要忘了什麼的"念"出去了.....<br />
    想當然爾,這念還是會在這旅程中"陰魂不散".....<br />
    <br />
    還是只有"時間"。<br />
    時間才能治療情傷...<br />
    不過,療效因人而異而快慢不同溜...<br />
           your friend
  • 你說的沒錯!<br />
    的確是一開始就帶著「念」,所以沒辦法不「念」<br />
    <br />
    不過,一直陰魂不散也許也不是壞事...<br />
    很多事情都需要時間的磨練吧! (是好是壞要最後才知道)<br />
    <br />
    ps.其實我朋友很多 你到底是哪位阿? <br />
    ORZ

    claireforyoung 於 2008/07/08 21:20 回覆

  • tzling
  • 不會,翠峰湖照片看來很棒了<br />
    另外,我問了我爸那座長草的山了<br />
    是玉山支脈,麟趾山<br />
    但我爸說草是人工的,<br />
    雖然我深為懷疑,怎麼可能高山上的草是人工種植的,<br />
    但我爸是數座百嶽的攻頂者啊,<br />
    不過他沒有像擎天崗上的那種平坦的大草原<br />
    都是陡坡,陡坡上也都是草,有階梯可走 ,<br />
    不能走草可能會滑下去 哈<br />
    報告完畢
  • 我今天一直在想可以帶妳去哪旅行<br />
    不知道哪個行程是輕鬆寫意 適合舒緩情傷的? XD<br />
    <br />
    難道真的要來個南投之旅? (也未嘗不可,不過如果是親山路線,也許又要鐵腿)<br />
    <br />
    還是我們去把去年沒爬的太魯閣爬完? (同樣鐵腿?)<br />
    <br />
    還是妳想去蘇澳 陪我找玻璃海灘 (不過我猛然想起,妳不愛日曬)<br />
    <br />
    so....妳稍微列出想去的點好了...這樣比較好想!

    claireforyoung 於 2008/07/08 21:24 回覆

  • 悄悄話
  • mimosa0602
  • 有些道理可能需要消化一下<br />
    不過用這個故事來說 聽完就能體會了<br />
    實際上有些念 真的需要時間 不得不推~學姊
  • 學弟,你真是太認真了。<br />
    <br />
    學姐給你拍拍手。<br />
    <br />
    我現在好多摟,謝謝你的鼓勵 ^^

    claireforyoung 於 2008/07/19 03: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