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公路最高點 不悔坪

在談吳念真的102公路,和我的不悔坪之前,我想先從大家耳熟能詳的觀光勝地「九份」談起。

我對九份一直有很深的情感,主要的原因是:我媽是基隆人,九份就像基隆人的遊樂園一樣,每次回基隆外婆家,外婆總會帶我們上九份去找她的朋友,順便買幾盒芋粿、草仔粿。

因為小時候不懂事,我對九份的印象停留在食物的味道上,草綠色的草仔粿香Q彈牙,我最愛的內餡是酸菜和菜脯米,微辣的口感和著甜甜的粿皮味,總是讓我忍不住吃下好幾個。芋粿更不用說了,帶著紫色的芋粿形狀就像一條小船,上面放了三塊小芋塊,鬆軟香甜,是我上九份必買必吃的小點。

九份在90年代的時候,因為電影「悲情城市」上演,而再次走入繁華的歲月。只是,繁華的方式換了一種,不再是擠滿了礦工、充滿煙花場所、茶藝館的九份,取而代之的是人滿為患、充滿全台各地特色小吃的熱鬧市集。我多次像一般的遊客一樣,總是吃吃小吃(尤其要吃芋圓)、在老街上閒晃走看、在電影「悲情城市」的劇照場景中拍拍照片,然後打道回府。對九份的感覺,除了人多,除了食物,除了進入與離去的山路迢迢,沒有其他的記憶。

但我也跟著別人喊:九份變了! (儘管我也是造成九份過度商業化的推手之一)

儘管我沒有經歷過充滿灰色的九份年代。我說的是,礦工齊聚、烏黑黑的礦坑,與發生在那個年代總令人鼻酸的礦工故事。

我媽帶我認識了不一樣的九份。在她眼中,九份不是現在這個樣子,雖然回不到過去,但是可以換個方式去體驗。於是,她建議我去九份過一夜。她說那兒的夜景很棒,九份長年潮濕多雨,如果幸運的話,就能看到籠罩在薄霧下淒楚的山城夜色,而港口照明與遠處魚火相互閃耀,映照在夜色之中形成少數的光點。就像在暗夜中閃爍的寶石一樣。

九份的白天與黑夜,風情絕然不同。就連星期六的夜晚,走在九份老街的巷弄還嫌安靜,白天喧囂繁雜的攤位都已回家休息,還這個小山城一段寧靜的時間,也讓還住在九份、見證過6、70年代採礦繁華景象的老者們,一段清靜的回憶。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開始用不同角度去看待九份。九份的夜色涼如水、遠方的漁火發散著溫暖的光暈,我忘記了總是吵鬧、人聲鼎沸的老街,也忘了「悲情城市」帶給這個山城的榮耀與包袱,雖然九份還是過度消費了「懷舊」,也承載了太多原本就不屬於這個小城的元素(例如觀光客必吃的芋圓,到底跟九份有啥關係?還有,每個老街都可以看到的深坑臭豆腐、士林大香腸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但只要換個心情,換個視野,看待這個小鎮的心境也會隨之轉變。

要進入九份山城必須先經過一段蜿蜒綿長的山路,也就是102縣道,我以前並不知道這條公路的名字,也不知道102的起點與終點,只知道上九份的時候最好不要吃飽飽的搭車,以免吐得七暈八素。所以每次上九份總是戒慎恐懼,擔心自己的胃液隨時會引發體內的化學效應,而無心瀏覽窗外的景色。

直到三月初隨天下的記者去雙溪採訪時,才第一次深刻感受到102縣道上的九份,只是這段路徑中一個可以稍做停留、感受昔日採礦風華的小鎮,這段道路的精華不在九份的吃吃喝喝,而是在通過了九份與往金瓜石的叉路之後,躲過了白天必定會人潮擁擠、人車爭道的塞車路段後,豪華級的山景就在道路兩旁次第展開。

我記得那天太陽很美,初春的陽光閃耀著溫暖的顏色,驅走了冷冬的蕭索。山的顏色隨著陽光的照映而呈現不同的層次,主體是綠色,飽含水氣深厚的綠色,某些區塊是帶著禾黃的綠色,留下一些冬天的尾巴,昭告這些山頭正從冬日的潛沈展開新頁,迎向充滿陽光洗禮的季節。除了不同層次的綠色,陽光灑下,不同山頭彼此映照的陰影,在山的身型上描繪出許多自然而特殊的光影。於是你可以看到這座山頭有深深的綠,有淡淡的新綠,有尚未退去的冬天褐黃,也有陽光灑下的金黃,就像華麗的金色緞帶一樣,纏繞著山頭,像大自然迎接春天的禮物。

我被那樣的景色深深吸引了。那強烈的與我的九份記憶纏鬥。

「原來有這樣的九份!」「而我以前自以為的九份又是什麼?」

車子繼續開在102縣道往雙溪,很舒服的一段路線,道路兩旁都是山,隨著轉彎的角度不同,山頭的光影呈現也不斷變換。登到某個高度之後,本來專心開車的攝影師也難捨這段美景,雖然陽光不夠強烈,但是光影的美感太活躍,硬是搶了攝影師的鏡頭。這是開闊而令人舒緩的景象,群山就在眼前,滿眼的綠意,而這些山頭的高度都不高,與平常需要仰望的高山峽谷不同,他們就近如鄰家活潑的孩子,熱鬧地和太陽玩著光影的遊戲,默默的就吸引我們駐足停留,非要下車呼吸一下山的味道才行。

因為要趕著前往雙溪採訪民宿,我多半的時間都只能在心中暗暗讚嘆這番美景,當時也沒帶相機在身邊,想走一些沒有被「相機」制約的旅行,但心中總有遺憾,總想著還要去那段公路走走,最好是騎車,最好是同樣晴朗卻不炙熱的陽光,最好能有「不帶工作」心態的走,安靜地在公路上晃蕩。只跟這些山頭、這些光影對話就好。沈穩而寧靜的心靈對話。

跟伙伴們提到這個地方,他們願意帶我再去一趟,還告訴我最佳的觀賞點是102縣道上的「不悔坪」。Char傳給我一張他在不悔坪拍的照片,很美很美,屬於登高遠望群山的那種豪邁的美,讓我想起菲律賓薄荷島的「巧克力山」,站在亭子裡、找一個最好的角度、想盡辦法要拍下這片景色最美的樣子。

我很喜歡登高遠望的開闊,但總覺得少了一種偶然相遇的美麗。我知道這裡是view最好的地方,也知道這裡拍出來的照片很美很令人震撼,但就覺得這樣的美,與我第一次被這些山頭與光影迷惑的美不同。第一次的感覺是純粹的、直覺的、拼命用眼睛用耳朵用鼻子用肌膚去熱切感受著,用心去記憶著。因為沒有相機,因為知道稍縱即逝,因為知道偶然的美有多值得珍惜。

或許也跟我去「不悔坪」的時間點有關,當時正值鳳凰颱風來襲,所以沒有陽光、沒有山與光的嬉戲,我記憶中的102就因此走味了也說不定。

我跟伙伴們順著雙溪到牡丹到侯硐,都是小但卻有味道、有故事的地方。都是我之前不會駐足,不以為有什麼可看的地方。尤其是侯硐,吳念真的故鄉,我一直在書上、電影上讀到這個地名,也感受到很多吳念真對此地的感情,也嗅到了這個小鎮寧靜而沒有朝氣的氣息。就像一個睡著的老太太,她走過了風華絕代的過去,度過了採媒機器轟隆運轉、採礦工人齊聚吆喝的熱鬧歲月,她現在正在休息著,緩緩的呼吸、彷彿醞釀著什麼。

可惜的是待在侯硐的時間很短,天色已經晚了。而天空飄起了細雨。在這樣的天氣漫步小鎮應該是很浪漫的選擇,只是有時候浪漫的事情,需要一個人靜靜的去做,去沈靜,去感受,於是又有了下一次再來的理由。

有時候旅行就是這樣,只是為了要滿足自己內心慾望而已,為了要多看點風景,為了要多感受一些什麼,為了要讓自己更容易被生活中的小事而感動,所以要去體會和自然的對話。有時候只是走著,就會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或是因為一些偶然的相遇而悸動,形塑自己與這個地方互動的印象,而後一再地重遊,把旅行的點滴都織入生活的細縫當中,形成獨一無二的旅行記憶。

最後,當然要推薦吳念真所寫的「102公路」一文,他用102縣道所經過的城鎮書寫自己的生命,也寫台灣曾經歷過採礦年代的歷史。很欣賞他文章中自然流洩的情感,是對自己所屬的採礦家庭的回顧,也是對自己與自然對話的一個洗禮。因為有豐富而獨特的生命經驗,與敏感抒情的感知能力,所以有這樣的吳念真,充滿情感的「102公路」,推薦給大家。

點我看「102公路」


ps.1 本文的照片不是我拍的,是好友小宏子提供。特意用廣角鏡頭去補抓不悔坪的風景,為了讓畫面更有動感,還花時間等了台車。感動他的用心。

ps.2 我拍的不悔坪、牡丹與侯硐照片在此,請按我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ronman4ever
  • 我收到你的推荐了 <br />
    <br />
    不錯的路線 加進訓練計畫表內<br />
    <br />
    騎完了再通知你!
  • 這條路線真的超讚的唷!山景超美,不過有某路段有些墳墓,但還是不減世界級美景的威力唷。<br />
    <br />
    而且這個路段車很少,保證超適合訓練,只是一路上坡可不輕鬆騎哩!(但下坡保證超爽)<br />
    <br />
    吼,可惜你的bike沒有後座,不然我一定吵著要當跟屁蟲 XD

    claireforyoung 於 2008/09/09 11: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