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 苗栗通霄白沙屯


上星期抽空去了一趟通霄,早上七點三十五分的莒光號,一個人的海線旅行。

「麻煩一張到白沙屯的車票。」說出白沙屯這個站名的時候,總覺得有種奇妙的感覺,如果不是刻意追求,這大概是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踏上的小站。每天只有一班車從台北到白沙屯,車程時間約兩個小時,比我搭高鐵從台北到高雄還來的遠。

隨著不同的交通工具,我們對空間遠近的概念已經大大改觀了。

「妳要去白沙屯幹嘛?」售票人員帶著一抹笑看我,問我是去看親人、還是去找朋友。大概從來鮮少有人會搭車到白沙屯,尤其如我,一個年紀輕輕、打扮入時的女孩,怎麼會大清早特地到一個小村閒晃。

「我去採訪。」我赧赧的說,雖然理由正當,我卻多麼希望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出「因為想去走走」,不帶著「工作」的壓力,只是輕鬆地去感受小地方的生活情調。

「採訪唷,就採訪我啊!我是白沙屯人啊!我等下也要搭這班車回白沙屯唷!」售票員阿伯洋溢著熱情,很典型的在地人,急著把自己的家的美,介紹給外來的客人。

我笑著和阿伯道別,心裡想:這偶然太令人驚奇。雖然我一個人走著,雖然難免對旅行的未知惶恐不安,但沒有預期的與陌生人接觸也總帶來更多的溫暖與力量。

前面還有更多驚喜等著我呢。別擔心著一個人的不安,只要放鬆去體會、去和人相遇,就有很多驚喜等著我吧!
  
                                 


下了白沙屯車站之後,除了我以外,只有三四個阿伯和阿桑下車,他們帶著一些訝異的眼神看我,我在這個小站的出現,看來真的不是很尋常。出了車站,周遭靜悄悄的,低矮的房舍多半緊閉門戶,大概是天氣太熱了,大家都躲在家裡吹涼風,只有我一個人,走在大馬路上,左顧右盼,呼吸著都市缺乏的寧靜。

沿著鐵道走很有味道,就像一條連結外界養分的臍帶,這條鐵道雖然沒有運載觀光客前來(大家幾乎都開車),卻轟隆隆的每天運轉著,載著家鄉的孩子回來,也帶他們走。白沙屯幾乎是個沒有年輕人的地方了,只可見到三三兩兩的老人在自家屋裡歇著,就如這個小鎮的氣息,緩慢的、寧靜的、沉穩的往前走著。該說是沒有生氣嗎?我寧願覺得這是一種「休息」,而「休息」保留了「傳統」,而「傳統」讓我們不會在現代化中迷失了自我。

大概花了十多分鐘走到拱天宮,我雖沒有宗教信仰,卻很難忘當時看電影《練習曲》時,男主角東明相因為參與了拱天宮的媽祖遶境而淚濕了眼眶。為了要更瞭解遶境的故事,我拜訪了媽祖婆網站的駱先生,而後,就開始一整天的導覽,忙著聽故事、逛古蹟、拍照、交際。

這是工作了,而不是旅行。

我喜歡這個工作,因為他幫助我開啟視野,得以進行更深度的旅行,或許這更有美感或有文史觀點,或許更能因為了解在地而對地方產生感情,卻我也同時感嘆著什麼東西的遺失。

和c導演已經進行兩次的談話了。他曾問我,為什麼喜歡旅行。我告訴他:「因為我喜歡偶然」。

聽起來很夢幻,大概又要浪漫過頭。但我的確是因為著許許多多未知的偶然,因為懷抱著期待,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跨出我的步伐。

那是一種未經安排、沒有裝飾的相遇。不管是旅行當中的人、或事、或物。

最讓我津津樂道的偶遇,就是當初去白河採訪時遇到的「芒果阿伯」。一開始我只是下車去拍隨風搖曳的稻子順便問路,看到阿伯賣力的拿竹竿猛戳樹,大概知道他在採果,還以為他盜用公物而不想多聊什麼。隨行的sky看我畏畏縮縮,只好自己出馬,開始和阿伯攀談起來,兩個人站在路邊抽煙,聽阿伯講採果的事情。才知道他以採果維生,頂著烈日從早採到晚也不過千元。但阿伯樂天知命的態度,讓我感受到不急不徐的生活,雖物質不充裕卻有富足的心靈,或許才是值得追尋。

阿伯還指引我們去吃一家在地冰店,開店四十餘年,未以廣告打知名度,全是「呷好道相報」的回流客。如果沒有阿伯,我這個笨笨的觀光客,大概就要錯過這家道地好店了。

或買票時遇到同是白沙屯人的售票員、或是走在白沙屯「店仔街」的時候被熱情的當地人留下,一同吃野生石蚵、或是和在地人幾句閒聊之後,對方熱情的邀我們一起去潮間帶撿玉石、採石蚵。那石蚵可不是隨去隨有呢,據當地人說,我們去的那幾日石蚵採量為近年最多,採都採不完,每到假日甚至吸引了近千人聚在狹長的潮間帶上,踏浪採食,感受海水的溫度和鹹鹹的風的味道。




我喜歡拍雲,因為那沒有固定的形狀。沒有固定,就可以縱情「想像」。雲隨著日照的角度而有顏色的差異,因為風的律動而有變化多端的造型,我總是不知道下一刻他會以什麼樣的姿態出現,所以不斷的拍,而有不斷的趣味。

或是日出。或是夕陽。




或是沙灘上螃蟹挖洞而聚集成畫的小沙粒。

                                          

甚至是半心石映照在水面上,而成了一個圓滿愛心。

 那天傍晚走在白沙屯潮間帶上,本來退去的潮水已逐漸湧上,走到最後雙腳可以感受到海水透過鞋子傳了涼度上來,忙著挖石蚵和苦螺仔的老婦提著裝滿漁獲的水桶,正踩著暮色往家的方向前進。夕陽已完全沒入雲層,卻不甘就此消失,隱身在雲後,透出層層不同色彩的光暈。藍紫色的天空於是泛著淺紫、橘紅、黃澄,還有隱約而現穿越天際的帶狀雲帶,我駐足在此,按下了相機的快門,在心中記下這一刻的美景。

常言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雖然夕陽很美,但美麗的時間太短,總有遺憾。不過我覺得,正是因為短暫而無可求,彰顯了難能可貴的美麗。

於是,能懷抱著期待,等待下一次的色彩絢爛,照耀我們的旅途。


ps1.若想看更多白沙屯照片,請按此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lyagain
  • 每次看妳寫完哪個地方,都讓我也想去走走^^
  • 哈 這種留言真讓人開心 <br />
    <br />
    也因為這樣,我寫這些才有意義。<br />
    如果一個地方的美好只能永遠存在我心中而無法傳達給他人,那就太可惜啦。<br />
    <br />
    所以不要光是想唷,快去走走吧!

    claireforyoung 於 2008/10/01 13: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