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白沙屯

情緒很複雜的一天。

凌晨的時候躺在床上看書,看南希休絲頓的「斷線」,非常露骨的描寫納粹、猶太、巴勒斯坦、美國之間的糾葛。作者無疑是十分反美、反戰、厭惡大美國主義的人,而我喜歡這樣。所以讀來愛不釋手。從「偷書賊」一書後,就難以克制的喜歡上這類型的作品,尤其是討論這世上容易被隱匿的事情,關於屠殺、關於暴虐的帝國,我喜歡作者一層層的揭開這些醜陋的真相。一邊慶幸著自己生活在尚可寧靜過活的台灣,又另一方面厭惡著自己為何生活在價值觀被撕扯的凌亂、破碎,非得要有信仰不可的台灣。

這幾天的台北很討人厭。不過我漸漸分不出,討人厭的究竟是陳雲林、馬英九還是那些抗議者。這世界總有太多紛爭,到底煩不煩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和信仰。是不是非得有立場有信仰才行呢?寧寧靜靜的過生活是不是就是一種偽善和缺乏自我認知呢?

我無疑是台灣人的。
我知道就好了。
其他的,爭什麼意識型態的,獨立統一的,可不可以暫時都消音,我相信有很多話題、很多有趣的事情,比這些暴亂更值得登上版面。或是看看我的研究,「認同」這種東西不是必然依附在「國旗」、「台灣的歌」這種充滿符號的載體,也絕對不是命定的情感投射,我的研究參與者們幾乎絕口不提「愛台灣」。但我相信他們的實踐,誰能比他們愛台灣?這些政客阿,我管你什麼顏色,可不可以不要吵了?

煩都煩死了。

話題再回到看書。
書中有個小男孩,約莫八歲。他愛上了同個國小的學姊。不過可惜的是,學姊是阿拉伯人,而他是猶太人,猶太人當時主持了一場恐怖的血腥屠殺,有數以千計的阿拉伯巴勒斯坦人死相悽慘。所以學姊不理他了。舉家搬離毫無人性的猶太人區域。不過在發生屠殺以前,他們兩個感情還不錯。就因為種族、宗教、國家利益,小孩子談個情說個愛也被打斷。

豈有此理。

不過我想說的重點是,這個小男孩說自己很愛這個女孩。「我願意為她做任何事,我願意為她死,我願意吃她的鞋子。」

看到吃鞋子的時候我忍不住笑了。這讓我想起,當我還是個幼稚園小女孩的時候,有個男童為了要證明他很愛我,竟然跑來聞我的襪子。還不忘記大聲嚷嚷:「你看,我連她的襪子都敢聞,我很喜歡她。」

得了得了,這就是小孩子的愛。直接而坦露。我真喜歡小孩。

又讓我想起,當我還是個小三女孩的時候,有兩個男童為我爭風吃醋,還約在操場決鬥阿。決鬥場還有裁判,我沒在場邊觀戰,因為太害羞了,我轉身羞赧的跑開。(想像一下瓊瑤女主角的那種跑法)(God,我自己都覺得好噁)
然後也是小三,兩個男生搶著坐我隔壁的位置,其他一個要搬走了,還在自己的桌上子黏滿膠水,陷害下一個男生。

真囧。可是好真實的感情阿。

雖然現在可以證明,小時候的事情都是過往煙雲,那些愛阿情阿,都不知道逸散到哪去了。不過,年輕過真好阿。可以大聲的說出很愛一個人,真好。可以為了一個人,什麼是都願意做,連死也願意,連吃鞋子也願意,真好阿。

我相信長大之後,很多事都不會做了。
我們都變膽小了嗎?



半夜的時候聽了信樂團的歌。我發現這種很吵的音樂可以讓我心情好一點。
愈吵愈好。
我希望我的心吵得不容得我思考。
至少,無用的思考請離我遠一點。



下午的時候接到EVA的信。說要開會了。
不過我不覺得是好事。
所以很悶。大概又要大改了。


晚上的時候,謝謝Y給我皇后的歌。
其實我還是喜歡吵一點的音樂。但這個晚上的皇后很陪伴。
歌名也很妙 "Too much love kill you"。

多情總是會害死你。

不過。這大概就是人生吧。  
死就死吧。還能怎樣呢。(笑)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pple
  • ㄎㄎ,皇后是不是個重金屬樂團啊!
  • 沒錯。就是那個皇后。<br />
    其實他們很多歌都很吵,只是剛好我聽到的都很抒情。<br />
    <br />
    實在是個屹立不搖的老樂團阿。

    claireforyoung 於 2008/11/07 14: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