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書堪養性 @南投藍田書院


今天是在一個很"down"的情緒下開始的。
很糟很糟。導致我無法做正事。

11月5號的時候收到李老師的信,寫了1106學生靜坐行政院發表訴求的活動訊息。他與許多大學的老師都是活動共同發起人,也有許多台政清大的學生加入,他們希望透過靜坐抗議表達三點訴求,包含馬英九、劉兆玄應針對警察過度維安一事道歉,並撤換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最重要的是:立法院應儘速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此次行動的肇因於陳雲林先生來台期間,國家機器過度維安,罔顧台灣人民的「人權」,雖非戒嚴時期,卻有戒嚴之舉,警察在職行勤務的粗暴動作下,的確令人質疑:陳雲林到底是哪個無敵大國的使節阿?台灣高層有必要戒慎恐懼、甚至危害台灣人民的安全、行車權力來成全其「訪台」計畫?

我對這幾天的新聞異常反感。我收到信的時候,還沒有發生1106的警民肢體衝突,我一直以為蔡英文提出的上街頭是理性而平和的,也認為李老師發起的活動很好,學生的確應該走出象牙塔,去和社會接觸,去學習書上學不到的知識。我本來也想去參加靜坐的,但無奈當天還要上班,我只好在心中默默支持他們。

1107看了新聞,蘋果頭版的照片讓我想吐。這就是街頭運動嗎?我不禁想著,這的確是開民主倒車。不管是藍色還是綠色,兩黨的主事者都是沒用的廢物,一個急著捧大陸的LP,一個只會出來鼓動不會收拾殘局。我也不禁要擔心學生的靜坐抗議,上批踢踢去看之後,得之他們因為沒有申請集會遊行,所以被警察強制驅離,多名學生被抬出「自由廣場」,而共同發起人之一的李老師,「據現場同學」描述,他被警察撂倒在地,揍了他的腹部,還被踢了下體。

我想這不是這場遊行最壞、最令這些學生失望的結果。
更令人傻眼的,是學生活動被染上色彩。「名嘴」趙少康先生直指這些學生是「民進黨的」,「全民最大黨」也沒忘記利用這些學生來搞笑,認為其循野百合模式,但其實只是在搞怪、湊熱鬧,或是被動員、被洗腦等。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將焦點放在學生團體是否「綠色」,而鮮少關注他們的訴求,甚至連他們訴求什麼都不清楚,只想要拍到學生靜坐有無打混的鏡頭。

新聞媒體是嗜血的,也不是第一日如此病態。我卻第一次感到悲痛和難堪。

我該怎麼說出口,我以前多麼想成為新聞從業人員。

更讓我覺得難過的是,原本好意發起活動的李老師被徹底抹綠。的確,我知道他有特定的政黨色彩,從他的部落格文字可以窺見,但是,難道有顏色就不能站出來說自己想說的話嗎?一定要成為透明人才能有資格說話嗎?有誰敢說自己沒立場、沒信仰、絕對超然中立,保證「透明」的呢?

我從不認為,顏色可以代表一切。可是現在社會卻是如此認定。所有人在說話之前最好都先強調:「我沒有色彩唷」,你才能免於被陷於不義。否則你就是藍色的走狗,或是綠色的叛徒。

好可悲的社會。真的。我徹底的失望。對社會,對媒體。對那些在家看電視罵學生「吃飽太閒」的偽知識份子。

不過我個人的失望也不代表什麼。
我也無力去改變這個社會結構。這該死的國家機器。

但我絕對支持學生走出課堂去看這個社會,我尤其欽佩李老師(以及所有共同發動的老師)和他的學生們,明知會惹上什麼麻煩,還能不畏懼的挺身而出,這是真正的「學術」。總是關在房間裡面寫論文、總是用筆用紙在紙上批判、總是出一張嘴而沒行動力,那終究是「死」的學問。

再次獻上我最高的敬意和支持(如果情況許可,我會到現場參與),並希望所有參與的師生都平安順利。


以下為李老師的談話:

我  大致還好  傷仍痛但無大礙  心情則複雜忐忑
不過從禮拜三下午上完三小時的社心課之後都沒躺上床
直到今天凌晨我終於睡了一覺
但因為擔心你們突發狀況我不敢關機
儘管我相信廣場上的各分工團隊總會很努力地排除萬難

(就在剛剛朋友憤怒打來說中天在惡意報導我不在現場"背棄學生")
(好笑的是他們的友台TVBS則影射我一直在"操控利用學生")

其實持續對我個人手機進行簡訊轟炸的辱罵甚至威脅沒有停過
只是我之前都沒說
(據說網路上乃至各媒體的批評更有過之無不及  不過我還沒時間看到)
我可以同理這些視我如敵寇或如糞土者或根本不屑一顧者的情緒
就好像我可以坦然面對自己和你們的堅持  以及省察
所以還算平靜

從昨天移師到自由廣場開始
新的學生分工與決策機制乃至發言平台都正努力建立
我(和其他深切關心的許許多多教授們)當然仍在  但角色退位
這又是一次屬於這個世代你們行動的歷史
終究只能由你們自己奮力來寫

親愛的我們曾經與仍然同在一起的同學
或許沒有什麼比實踐並堅持著一種素樸的信念
更能體現即使挫敗,不安,被誤解但仍擁有溫度的熱情
這是身為行動者紮紮實實的身心體驗
如此你就會對所有嘴泡的猜忌嘲諷辱罵誤解
一笑置之

然後我們又會元氣起來
再次坦然面對自己  他人以及這荒謬世界

握手 (緊緊的)




PS1. 照片在南投藍田書院拍的。我一直很喜歡「詩書堪養性」這句話,也有我自己的詮釋:我一直認為唸書不是念來成績好的(雖然這最容易達到),但成績對生活無益,我還是相信詩書培養的是一個人的人格和性情,決定你如何看待世界,然,如果只知詩書而不體現詩書的精神,念再多都是枉然。

鼓舞我自己:如果無法真正成為一個「知識份子」。至少,不要當「偽知識份子」,不要滿口嘴泡的評論這個世界,彷若整個世界唯有你一股清流。或許無法讓社會更好,但就從身邊做起,不斷實踐學到的知識。不斷活用。

ps2. 有人問我,他們沒申請,不合法,應該被驅離。那為何不申請,原因如下:他們靜坐訴求之一在於集會遊行法的修改,倘若,他們還去申請該法,請求該法核准他們上接頭抗議,這豈不代表他們認同該法,那又何必修呢? (他們是抱持著衝撞體系的態度前去,我想這個社會有太多人沒這種guts。)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