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 @ 內埤海灘



和S交談末了,她帶著哽咽的語氣叫我小傻瓜。

在和她通電話之前,我在床上翻來覆去三個小時。最終還是忍不住的播了她的號碼。約莫是因為我真的很累很累,但滿腦子滿心都還有太多畫面在跳躍,就算生理已經呈現昏沈狀態,心裡的聲音卻更為清楚,一聲聲刺耳而持續漫長的心跳聲在左耳鼓譟。

跟她聊天會好很多。不過那也是因為我哭得累了,眼睛痛了,就算想要再想些什麼也無力為繼了。
好像非得把自己搞到這種狀態,才能夠睡著。所以也沒什麼不好。

哭只是為了要睡著而已。

最後好像都用同一個軟弱無力的結論,反覆述說著。
而我也只能不斷的自我責備、自我否定,而後這些無力蔓延成無數的刺點,總是不自覺的提醒著我,我已經盡力,還能再多做些什麼呢。

我總是想要多做些什麼。如果那些什麼可以對你昭告我的心意的話。
如果那些什麼可以讓你永遠愛我,讓你將我視為永遠的寶貝,什麼我都願意為你做的。

而我還能為你做什麼呢?

我與S聊到高雄的天氣。那還是一個很溫暖的地方。
台北的昨日也很溫暖。前日也是。今天卻有難以抵擋的寒冷。
S告訴我一句咒語,說我只要反覆唸著,就可以感到快樂。
我已經念了不下百次,卻只能提起力不從心的步伐,勉強前進。


這真是要命。我現在才知道


原來      要給自己快樂這麼難。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