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的鞦韆@苗栗通霄

某一個下午F臉色沈重的告訴我,她想要回高雄度過一段時日。
台北的生活讓她感受到無盡的寂寞,每天回到家總要面對一個人的空白,就算白天在外面有多少喧嘩與熱鬧,回到家就只有無盡的與自我對話。這些對話總是蔓延成無盡的虛幻妄想,於是擺盪在離家與回家之間,不變的是令人難堪的寂靜和生活的空白。

在台北的大部分的生活,我和F都有相同的感受。
我總記得某一年的一個凌晨四點,當我結束和朋友的聚會之後,一個人走在寂靜無聲的幽暗校園,內心的寒意顫得我發抖。那是吵鬧喧嘩後令人難以承受的寂寞。妳還想著剛才和朋友嘻嘻哈哈的談心說笑,下一刻卻只有妳和空氣寂靜的,漫漫的,相對無語。
所以後來所有的趴踢我都不參加了。因為那短暫的歡愉與吵雜,與之對應的並非真誠而永久的友情,而是你最終還得面對的是---一個人的生活。

但總歸要在台北生活下去,就必須找到可以生活下去的方式。
我習慣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逛街;一個人買書;一個人散步。
我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一個人做。

S曾經告訴我,每個人都可以過一個人的生活,只是當妳體驗過兩個人的世界,妳就再也不想一個人了。

不過我更相信的是所謂的「心靈的支柱」。雖然這也許只是另一個安慰自己的說法。但我需要的的確不是「身體的陪伴」。

F看我怡然自得的過著自我取悅的生活,大概有些疑惑,她告訴我,人總是需要和人互動的,總是需要講話的,總是需要有人可以支撐的。這些東西無法靠「想像」得來。

她又說了M一個人去跨年的故事,在那應該要約會、待在家就是罪過的節日,沒有情人的M還是一個人上街,搶在倒數前進到電影院,豈料電影院還是在倒數的那幾秒鐘進行全場歡騰的時刻倒數,一個人在偌大的電影院中,卻好似一座孤島。

令人欷噓。

很多時候我也如F一樣,面對一個人的寂寞而手足無措,甚至也曾經萌生回家算了的念頭(也真的曾經這樣逃回去過),不過我知道那都是一種暫時的逃離。如果無法和台北學習共處,就永遠要在無止盡的寂寞中幽微的存在了。

所以我不斷的學習。不斷的做可以讓自己開心的事情。無論什麼。
只是當F問我:「所有快樂的事,如果總是一個人做,還會快樂嗎?」

我想還是可以的。
如果一個人做著什麼事情的時候,心頭惦記著另一個人。我就可以想成,那並不寂寞。
如果一個人感到寂寞憂傷的時候,就想一些兩個人曾經做過的事、說過的話、擁抱過的溫度,我也可以以為,一個人寂靜的存在是為了證明兩人世界的甜蜜。
如果一個人做著什麼事情的時候,總在想著寂寞和無奈,那會變成一種習慣,而後不管是兩個人或是一個人,都會有難以滿足、總是匱乏的空虛,而沒什麼可以令人感到愉悅的時刻了。

以前走在路上,總恨不得自己可以發射億萬伏特的電力,讓這些在街上大放「閃光」的情侶們,能有所收斂。
現在卻視若無睹、內心沒有一絲一毫的感覺了。也不再認為紀念日、情人節、聖誕節、生日、跨年,滿街都是手牽手的情侶有什麼好讓人羨慕或嫉妒的了。

倒是今天在捷運上看到一對年邁的老夫妻。老先生緊緊的將老太太的手握在掌心。
那是永恆而堅定執著的情感。或許也是我真正期待而努力追尋的。

我相信總會有人能一輩子視我如珍寶。恰如我總將他捧在手心上。
如果這一切值得期待,那現在一個人的開心,也就值得而無悔了。


TO 親愛的F。

我同意妳說的,人是群居的動物,總是需要有人陪伴,有人可以說說話。
不過我想,那個「人」不一定要是「男人」,也可以是朋友或是姊妹。
(雖然我知道相處的感覺不同、依賴的程度有差,但我想,妳的姊妹們可以讓妳暫時度過一個不寂寞而溫暖的冬天。)
(還是期待妳追男成功。)(這樣我們就無需哭邀一個人的生活有多快樂或悲傷了  XD)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pple
  • 如果知道自己是被人惦記著或想念的力量是很大的
  • 哈。不過......<br />
    我好像通常都是惦記人 或是想念人的那個....<br />
    所以就不知道那種力量了 XD

    claireforyoung 於 2008/12/12 20:01 回覆

  • tzling
  • 哈哈 一直在監視你這篇尚未完成的何時要開啓<br />
    "那個人不一定是男人"這個道理我超懂的啊哈哈(對於<br />
    一個空窗比戀愛多太多的人怎麼會不懂呢 你說是吧)<br />
    大概是我連要想誰都不知道吧,連要想什麼甜蜜時光都<br />
    不知道吧,所以我的一個人無法證實二個人的甜蜜(雖<br />
    然這件事有了戲劇化的轉變)(笑)(得意)<br />
    ----<br />
    前幾天我跟我媽說我想要搬回家的念頭,結果我媽居然<br />
    跟我說"以後再說",然後開始唏哩嘩啦說別的 冏 媽媽<br />
    是怎樣啊 準備要丟掉女兒了嗎(笑)
  • 我覺得我媽跟你媽有點像,就是都有「丟掉女兒」的態勢。

    不過那是因為我太懶了,她看我賴在家就煩。

    我後來又仔細想了想,雖然我多半的時刻都是一個人沒錯,但我有愛的人,也有人愛我。所以,我永遠都不是「一個人」吧。(難怪我可以說一個人快樂說的如此豁達)

    恭喜你脫團了。
    那下次的話題可以開始來點麻辣的了。 (賊笑)

    claireforyoung 於 2008/12/13 17: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