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雲山水 @花蓮壽豐

最近都不想寫論文。
與EVA開完會後,帶著空蕩蕩的心情、滿漲著文字和理論的腦袋,沈重地在電腦前呼吸。
好像寫什麼都不對,而寧願空白著,什麼都不要寫了。
好像總是寫得太多太滿,卻不覺得抓到要領,而覺得自己虛妄地描繪了我的研究參與者。好似一切都是我的想像與過度詮釋。


好幾個晚上就空空地度著。
我沒忘記要打開論文的檔案,也沒忘記把書桌前的燈打開。
那總有形地提醒我:妳還有事要做,別像灘爛泥一樣的萎靡度日。
其實也不需要提醒,我每晚夢見的那些來來去去的人和故事,就像我正在書寫的字句,不斷的來回擺盪,重複在我的白日與夜晚留下痕跡。

我真是膩了這種生活。


昨天打開電腦後,先是收到老闆的訊息。
談定了要報到的時間,還有找房子,還有辦公室,還有要不要買新電腦。
舊的生活都還沒結束。新生活就像急速湧來的浪潮,站在岸邊的我戒慎恐懼地讓浪濤襲身,眼看著碎浪在我的腳邊散成一條白色的帶狀雲彩。
新生活就這樣來了。而我茫茫然,帶著些微恐慌與不安,不捨(也有些不願)地向過去告別。

 

人生的新階段,就要來了嗎?


沒有人能知道生活的未來會是什麼。未來的我會如何。快樂、悲傷、幸福、憂慮。這些都會在生活的片段中接替出現。
於是也沒什麼好畏懼。或是不安。或是排斥了。
唯一可以確定而掌握在我手中的,就是把自己準備好,然後做個「大人」。


所以,不能再是依偎在別人懷裡任性、撒野的「小孩」了。


如果這是「長大」必須的代價的話,我還真希望可以永遠停留在人生中的某一個階段。而後就不需要面對變化、挑戰、新的生活了。


生命/生活都是無法預測,也無法依靠著誰的。
昨天看新聞的時候,聽說霧台鄉的獵王在捕山豬的時候,不幸跌入山谷,回天乏術了。
去年九月我還參加過他的70歲大壽。此時此刻,他卻魂歸西天。
這就是人生吧。

鼓起勇氣,面對所有可能的困頓錯愕,不論遇到什麼不開心/令人傷感的事情,都能穩穩的守候自己的心。


勇敢的面對新生活吧。(儘管有再多的問號,都敞開雙手擁抱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foryoung 的頭像
claireforyoung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