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結束口試之後,度過了放空的春節假期,還拖了好一陣子,終於在19號的時候拿到畢業證書了。

離開學校的心情是有點複雜的,尤其是捧著熱騰騰、剛印好的碩士論文,說不上是成就感盈滿胸懷的喜悅,倒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吧:終於要離開學校了。生活不再只是論文和書本、用盡力氣的書寫和壓力過大不成眠的夜晚。

我對師大一直很沒有感情。不覺得他是「學校」,而只是一個短暫的容身之處,只是一個讓我非得寫論文才能畢業的地方。也許就是因為骨子裡對論文的排斥,所以對師大的感受總是壓抑的、不悅的、與事不關己的。

但真的要離開的時候,不免有些感觸,覺得自己參與的太少。記得大學的時候,因為參與校報編輯、跑新聞、拍影片,在校園內留下很多回憶,就連一般學生少去的行政大樓都是我慣於跑來跑去的地方。那是一種對學校的全然接受與認同,會覺得那是「我的學校」,陪伴我度過四年寒暑、孕育我成長,在每個角落都可以想起一個故事的地方。

無奈的是,我在師大沒有這樣的感覺。我們之間的依存關係只有上課,活動的地方只有綜合大樓、本部圖書館、分部宿舍和學生餐廳。下課就是吃飯、回家、做自己的事。

沒有情感的離去,是一件有些傷感的事。好像這些年的光陰都在一個莫名的地方消散了。三四年的光陰換來了一紙證書。

多麼輕盈,又多麼沈重。

畢業的輕鬆心情並沒有維持太久,緊接著,我就開始忙著新工作的適應和找房子、奔波的忙碌中。

新工作是令我感到幸福的重返校園。倒不是對學術戀戀不忘,而是對這種生活的穩定感到安心。工作場所就在校園裡面,每天面對的都是充滿青春活力的大學生,走在校園會有一種重返青春的錯覺。雖然是「錯覺」,但真的是「幸福」的。

新工作的地點在政大,本來以為已經沒有機會接觸的政大傳播學院(念大眾媒體的人,大概都是把政大放在第一志願吧!)。總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傢伙,心裡所想的、所要的,也許不能立即的得到,但總會在若干年後重回我的懷抱。(例如大學的時候到自由去實習,那時候就想著以後要進這家公司,兩年後的確如願;又例如一直想著要跑319,沒想到也有機會進到天下)

政大的學院氣息一直讓我想到中正,都是有點離群索居、與都市遠離,保有自己風格的學校。這類型的學校因為對外交通不便,所以每到下課時間總會看到學生成群結隊的出外覓食,校園內四處可見學生的蹤影,耳邊也不時傳來他們嘻笑吵鬧的聲音。走出校門就是應有盡有的餐飲墊、生活用品店、文具店、漫畫DVD出租店,餐廳裡擠滿了用餐的人潮,人生鼎沸地,就像以前中正的學生餐廳和校門外的大吃市。

所以這些日子的工作心情總是愉快。走在校園裡,總是想起自己在中正的生活。於是呼吸就順暢了些。耳根也清靜了點。那種都市予人不快的擁擠感受暫時煙消雲散。

這些年來,從中正到師大,再從師大到政大。雖然不停地的在學校間移動腳步,我卻也沒忘記自始至終懷抱的理想:我要成為一個媒體工作者。(儘管現在談起這個職業總是有些羞赧的、難以啟齒,好像是沒出息的)

L說總是在校園的生活也許會磨掉我的鬥志,輕鬆慣了的工作或許會讓我更「草莓」。我避免自己走向這樣的路。

而我還記得我的夢想,不管是什麼,做新聞也好、做廣播也好、寫旅遊也好,我要不忘初衷的、堅持自己的路。

決定了下一步之後,就勇敢的朝目標邁進吧。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s
  • 政大超讚的 Q________Q 但也有可能是我老王賣瓜啦 哈哈哈
  • 不會。

    我覺得政大真得很棒。只是天氣不好阿。很常下雨....

    claireforyoung 於 2009/03/06 18: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