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機會幫J帶小孩,她的小孩正值蹦蹦跳跳、熱情奔放的三歲,J總在口中嚷嚷:「三四狗都嫌」,意思是:三、四歲的小孩調皮過動,連小狗看了都要嫌!

打從以前開始,我就鮮少考慮「當媽媽」這回事。

最大的原因或許是年齡未到,自然不會去考慮這件事;另一個原因也是覺得自己不是當媽的料,不是那種可以由著孩子胡搞瞎搞,還能說出「你真可愛」的那種個性;同時,我一直覺得台灣的教育體制不利於孩童自然成長,多數的孩子可能到了青少年時刻就會感嘆自己「從來沒有童年」,或是只是「會讀書的呆子」。

直到我的指導老師EVA當了媽媽,那讓我真正深刻的感受到一個女人從單身、到結婚、到生兒育女這些階段,會有什麼樣的轉換。

那同時也讓我知道,可能真得要經歷過那些過程,才能瞭解「當媽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其中的甘苦又如何在生活中醞釀、儲備,進而轉化成每日前進的甜蜜力量。

「當媽媽」對一個職業婦女來說,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總是笑著經歷的事。

我的好友J,是個熱愛工作、花了許多時間在工作與思考的人,但是她也很愛她的小孩,她的小孩又非常的黏她,所以她時常為了小孩而耽誤工作或是因此心力交瘁。

她無疑是個很愛小孩的媽媽,對小孩的照顧無微不至,小孩嚷著要玩具、要抱抱、要喝養樂多、要散步、要坐搖搖椅,她都盡量滿足小孩的需求;這小孩也聰明,看到媽媽坐在書桌前做事,就會開始大聲嚷嚷、吵著要抱抱,非得讓媽媽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而J只能想出一邊陪孩子,一邊工作的超能力。有時候遇到交報告的顛峰時期,小孩又愛哭鬧,J只得猛吞靈芝儲備體力熬夜寫報告,累死自己而哭訴無門。

J的老公呢?我相信許多男人一定覺得「小孩」是女人家的事,不管這個女人還有沒有工作,或是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同時應付家庭與工作兩頭燒的能耐,儘管「男主外、女主內」已非這個時代的主流,甚至女人也開始養家,但男人多半還是習以為常的把「家事」視為女人理所當然的「工作」。

但不論J有多辛苦,她曾經跟我說:「我從來沒有做過讓我後悔的事,也沒有對選擇結婚後悔,因為那個男人讓我擁有這個可愛的孩子。」

當J跟我說這些的時候,我多少有些不可置信,因為小孩做了許多麻煩事而影響了她的生活,我可是看在眼裡。

但她的小孩有多麼可愛,多麼容易讓人融化,我同樣感同身受。

那天帶著J的孩子隨性散步,我拉著他的小手,軟嫩嫩的小手包在我的掌心裡,溫暖直達心際;他常常用黏黏的語氣叫我「偉婷姊姊」,然後我會看著他,心甘情願的滿足他說出的要求;或是他突然興致一來,會哼哼唱唱兒歌,有些語調含糊不清,我問他歌詞唱些什麼,他會古靈精怪的回我:「我自己編的唷!」,我坳他再唱一次,他又說:「不行,只能唱一次。」隨後又蹦蹦跳跳的手舞足蹈起來。

最讓我融化的,而甘願忍受大部分時刻小孩的煩人與吵鬧的是,通往研究大樓與圖書館間有一條鋪著大石磚小徑,成排的三條石磚路有點像鐵軌,我帶著小孩經過的時候,小孩突然興奮了起來,嘴裡發出「嗚嗚~」的叫聲,兩隻小手擺在胸口兩側,一邊走路、一邊嗚嗚的叫著、一邊滑動他在身體兩側的手,然後跟我說:「我是車頭,偉婷姊姊是後車頭」,要我把手搭在他的肩膀,嗚嗚的聲音則是模仿火車蒸汽的聲音。 走在「鐵軌」上的時候,他還會速度忽快忽慢,因為「台鐵」、「高鐵」速度有別,有時候我跟不上他的腳步,我會要他切換車種;他有時還會突然停車,因為要讓「乘客下車」,種種舉動都可愛的讓人心都要融化了。

我相信,一個職業婦女要兼顧工作和母職,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同樣也感覺到有一個小孩貼心、溫暖的陪伴,的確能讓媽媽感受甜蜜,而有繼續在生活中闖蕩的動力。

我想起另一個好友F曾跟我說,她覺得婚姻對女性沒有保障,職業婦女一旦生了小孩更是苦累加身,所以一旦有天她決定要「步入婚姻」,那一定是一個「令人流淚」的決定。

我想結婚也許真的是某些女人自我生活的「墳墓」(當然,婚姻也是男人的墳墓),也相信生小孩會縛綁一個女人、讓她終日為了家庭、小孩忙碌,但這也是「甜蜜的負荷」,是唯有女人才能感受到的甜美感動。

因為這陣子與小孩的相處增加,有時候也難免童言童語了起來,語調也開始溫和與包容,我想這可能也是當媽的好處吧,能讓一個火爆女子變身溫柔小女人。

這樣的改變挺好,不是嗎?

我開始願意去「想像」當「媽」這回事了。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a
  • 但是妳相信嗎,我最近很想離家出走,當媽這件事,就是在"忘了自己"跟"重拾自己"這個拉扯中求得一點平衡。

    另外,要找到會"補位"的partner很重要(也很困難),所謂會補位的老公/男友/戀人/伴侶就是可以讓事情事半功倍,真正的體恤與生活,不會補位的伴侶就只能做一件事(像是看小孩),其他事情(準備小孩的吃穿,準被大人的伙食,清潔家裡環境什麼的)還是等老婆來指揮來做。
  • 我能相信妳回應中的感受,我也同樣認為在現實生活中要找到能「補位」的伴侶有多麼困難與不可求,這也是我不斷在提醒自己的,「當媽媽必須要有一定程度的覺悟」,如果沒有這個覺悟的話,女性很難在母親、妻子、工作者的多重身份中切換自如。

    我很喜歡妳說的「忘了自己」和「重拾自己」這個過程,我想,人終其一生都應該經歷一個階段能讓人「忘了」與「重拾」,這樣才會知道所謂的「自我」是怎麼一回事。如我文中所說的,我覺得「當媽媽」是一個無法事前預料,只能事後感受並不斷學習的過程,同時也是非常難得的,在每日與小孩的互動中體現了另一個也許從未發現的「自我」(或是很多個)。

    claireforyoung 於 2009/05/11 01: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