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因為今天是週末,從星期一咻一下的,就飛到了星期五。

總覺得時間好像握在手中的沙一樣,雖然想要緊緊掌握,卻仍舊不斷從指間溜走。所以我有點感傷。

於是今天有點渾渾噩噩,就算忙著工作,忙著照顧J的小孩,我心裡還是惦記著許多繁雜的瑣事。關於人生方向的瑣事。

雖然知道人生的方向這種漫無邊際的問題,很難在一時半刻就想出解答;雖然也很想要自己放鬆一些,認真的過每一天而不要總在擔憂尚未到來的明日。但人本來就是瞎操心的動物,所以我還是沒能停止思考。

直到我終於結束一天勞累的工作,戴上耳機聽著icrt DJ 約瑟夫充滿磁性的聲音,正當要好好放鬆一下心情時,迎面走來兩個女生。

一個女生先開口問我:「可以做個訪談嗎,我是新聞系已畢業的學生某某某。」我內心的os是:已畢業還在學校幹嘛?(以下的os都用藍色代替)

在我回答「可」之後,她繼續問我:「妳最近有思考人生的方向嗎?或曾經想過嗎?」我本來想跟她說,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想耶,妳說巧不巧!

在我回答「有」之後,她問我:「那有找到嗎?」 人生的方向有這麼容易找到嗎?總得給些時間累積吧,而這時間所需的長度大概是一輩子。

當我告訴她,還沒找到時,我看到他臉上浮出一絲笑意,接著雜七雜八的問了我很多問題,然後告訴我,他們是聖經心理研習班的成員。

他們又告訴我,透過「呼喊主」可以讓主進到我的身體裡,讓神主宰我的靈,呼喊主可以讓我成為「神要我成為的人」。

我其實一直搞不懂什麼是「神要我成為的人」,但他們兩個女生真是合作無間,當一個人對我談經的時候,另一個人必定大聲點頭稱是,所以我也覺得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

我也其實搞不懂為什麼要讓神「主宰我的靈」,我本來很想跟他們說:我覺得我自己才能主宰我的靈。但因為我今天思考一整天也沒得出答案,所以他們可能也會說「那妳需要神的幫助」,所以最後我沒能說出口。

在他們滔滔的述說的同時,我其實有偷偷看一下手錶,因為很擔心我趕不上收看「光陰的故事」,但我還是很盡責的聽他們說完,最後配合的跟著他們呼喊了一聲「主耶穌」。喊完之後,我覺得他們的耶穌應該會因為我的善解人意與樂意助人的心而在天上保佑我吧。

其實我曾有一度想要加入基督教,不過那有絕大的原因來自於我覺得「如果大家都信道教和佛教,讓我來信個不一樣的」幼稚心態,而後沒加入也是因為意識到「我根本對這個宗教毫無興趣」,但我對宗教的態度都抱持著尊重,總覺得不管什麼宗教,只要是善的力量,只要可以讓人心靈平靜,那什麼宗教都是好宗教。

只是,對於這種「神進到你的身體」這種說法,我實在有些不能理解,也讓我叛逆的想:我才不要神進到我的身體,我要「我」進到自己的身體。完全沒有貶低神的意思,只是覺得自己的人生方向應該靠自己,而非靠神。

雖然人生的方向這種沈重的議題需要我不斷思考,例如想要做些什麼事才覺得「沒有白活」,而解答只有自己才能找到,也只有透過人生經驗的不斷累積才能逐步找到答案。

所以很抱歉,謝謝兩位女生今天帶領我「呼喊主」,但我想靠的還是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