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看的書是馬家輝的「愛。江湖」。看超久了,還剩下一半。

整本書都是馬家輝對電影的評論,很多篇章讀來心有戚戚焉,尤其是他對人性的深度刻劃、對人生的體會,總是很能找到共鳴。

今天讀到一段,是美國詩人惠特曼的長詩「song of myself」

「一個孩子問:什麼是青草?他雙手遞來滿滿的一把/我怎能回答呢?我懂得的其實並不比他多但願我能破解出死去的男男女女的暗示,那些有關老年人和母親,以及剛剛離開他們懷抱的孩子的暗示/你認為那些年輕人和老年人結果會怎樣?你又認為那些女人和孩子結果會怎樣?他們其實在某個角落仍然活得安好,那最小的幼芽表明了世上並無死亡,即使有,死亡也只是為了引導生命而非結束生命/當生出現,死便消失/一切都在前進延伸,永無崩壞/死亡並不如俗世所料,它其實比我們想像的更具福氣。」

其實,沒有深究這段文字帶來的人生的啟示。

只是覺得讀這樣的文字很舒服。讓思緒和心情脫離自我。輕飄飄的不知道飄向何方。

讓我從每日的煩悶新聞論述中解脫。

感謝馬家輝。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