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市府捷運站等車的時候
來了個坐輪椅的年輕人 一手推著輪椅 一手拿了滿滿的貨品 來向我兜售
他戴著眼鏡的雙眼澄澈有神 與其他靠此為生的人有著不同的神情
也不會強迫推銷 當我輕輕的說出"謝謝 我不需要"的時候 他微笑著離去
而我 卻有滿心的震撼與不捨

以前常有類似的經驗
但是從未有這麼深的感觸
大概是因為他是個年輕人吧 還有他那雙亮晶晶的眸子 還有離去時的微笑
又或者 他使我想起同樣身有障礙的哥哥 同樣都是年紀輕輕 卻失去將來的人

我看著他一個人問過一個人 沒有人跟他買 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
這是一般人的正常反應吧 尤其是社會大眾已經被新聞教育的太過透徹
總以為在路邊兜售的人可能是被人蛇集團所控制 所以不願意把錢交給他們
我也一樣 打從心理看不起這些人
以為他們寧願坐在輪椅上兜售度日 不願意多花心思謀得更好的職務
但是我看到那個年輕人的斷腿 他不是詐騙集團 也無從得知他是否被人蛇集團操控
我卻還是沒有伸出援手 只停留在原地懊悔

我不斷考慮要不要去找他 重新告訴他我願意買東西
腦海不停想著花這個錢會不會影響到我的生活 或者是值不值得
真是小家子氣 少吃點東西不就好了嘛?
正當我到處找他的時候 他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我緊握著我的100元 然後繼續懊悔

想起昨天看到的一則新聞
不知何地 有個人發生了車禍 在路邊求救了一個多小時
期間經過了20多輛車 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對他伸出援手
隔天早上他被發現時 已經流血過多 死亡了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人對社會這麼冷感
是因為大眾媒體的關係嗎?
每天打開電視 打打殺殺的新聞不斷 好似這個社會沒有溫情 處處暴戾
多看人家一眼就可以被砍個十來刀 或者不經意的小動作會惹來殺身之禍
所以走在路上最好對別人漠不關心 只要不干涉其中 就不會有事發生

之前吵了一陣子的新聞
一個同學好心幫助玻璃娃娃的同學 但是不慎摔倒 導致玻璃娃娃喪命
結果好心同學反而挨告 幸好法官明智 並沒有判好心同學錯
儘管如此 還是讓人感覺寧可不要幫助人 也不要事後惹一身腥

但是這樣的社會是否太冷血?
明明就不是冷血的人 卻被媒體和社會所感染 而逐漸變成冷血的人
真是太可悲了。

最近吵的很紅的施明德倒扁
眼見匯款金額攀升速度驚人
但是我對政治的敏感度卻愈來愈低
我搞不懂那些老是抗議這個 抗議那個的人
如果真有這麼多時間的話 何不多花點時間 多花點精神去當義工 去幫助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呢?

不過如果真有人會這麼做
台灣應該也不會成今日亂象了

我只是痴人說夢罷了。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