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藍的海&白雲 @ 花蓮壽豐

C這天從台南上來聽簡單生活節,我們是昔日的好室友、東區掃貨二人組、看電影伙伴以及聽演唱會拍檔,自從她離開台北後,我的生活頓時少了一個極為重要的部分。真幸好有簡單生活節,所以她上來台北,還與我相約見面。

剛見著她的時候非常開心,我們都沒什麼變,也都變了。我依然是學生、論文寫個不停,只是把工作辭了,所以生活便簡單了(連妝都少化了);她畢業回高雄當老師,目前正在準備當人妻,不過外型還是一樣俏麗,如果不說的話,沒人知道她其實比我年長幾歲。

她看到我的時候,就對我說:「看到妳真開心阿!」。
其實我當下很想說,我看到妳才是開心呢,小嫩梅。(笑)
我等著這個約會等了一個星期,因為期待著和C的約會,所以論文寫得再痛苦,好像也可以淡然處之。

師大夜市其實沒啥好吃的,我們兩個女人隨便走進豬排飯店,隨意吃了起來。反正吃什麼都不是重點。
總是不斷聊著彼此的感情、生活,以及周遭朋友的感情。
C說了她兩個朋友很慘的故事:一個是愛上「明年九月準備結婚的男人」,不過對象另有其女,C的朋友只是炮友兼備胎;另一個是被「已訂婚」的男人欺騙,期待男人取消婚約,不過最後只等到情人的結婚喜帖。
很怪的是,明明這些男人出軌在先,明明這些男人對感情不忠,不過這些女孩還是前仆後繼自願在愛情裡受死。
C囑咐我,不准我當另一個傻妞。
我只覺得,這世上的愛情真是愈來愈不可信。女人好似只有兩種選擇,其一,當男人交往多年、適合結婚的原配(但卻不知道你的男人是否在外面偷吃);其二,當新鮮感十足、有趣味,但下場可能很慘的小情人(雖然知道對方有原配,但還不到最後關頭,也許還搶的來)。我相信有第三種選項,就是那種兩小無猜、交往不到一年快速結婚。(原配來不及由甜轉膩,小情人來不及施展媚功)

聽這些慘到最高點的故事,讓我有一種「自己還是很幸福」的感覺。
好吧,我承認只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而且還是踩著別人的心碎而來。
但至少,我的男人應該沒這麼壞。

尤其C跟我分享了一些她成為「準」人妻的甜蜜小故事,讓我覺得也許結婚也不是什麼不好的事。(尤其她說她要讓我當最美最辣最搶眼的伴娘之後,我更是心花怒放!)
C的男人長居她家,每天她下班回家前會先通電話,詢問要吃什麼當晚餐,要不要買水餃回家煮,要不要喝蛋花湯。每天晚上一起看電視、一起睡覺、一起製造夫妻的情趣。隔天早上醒來,她男人悠悠的說:「看到妳在我隔壁,真是幸福阿。」或是C出門上班前,給還在沈睡的男人一個輕吻,道聲再見。

或是C的男人在逛街的時候看到可愛的小孩,會對她說:「我跟妳的小孩一定也很可愛!」
無疑就是幸福小夫妻的生活模樣。

當然也是有吵架、冷戰、無話題可說的時候,但大體來說都是讓人感覺甜蜜而嚮往的人妻生活。

吃完飯後,C嚷著說要吃快樂牛冰淇淋。和知名的哈根達司一樣好吃,又大球、甜筒也很脆,不過價錢卻少一半。
我們一人拿著一支冰淇淋,從師大夜市走到古亭站。台北的陽光照耀著我們。C說她想念台北的生活。想念當學生的日子。而我想念有她在我身邊的日子。

送走她後,心情輕鬆了起來。雖然還得繼續回學校面對總是不知道如何結論的論文。不過卻感覺元氣滿滿。
下次見面也許又是一兩個月後了。
不過,帶著期待的生活,總是美麗的。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