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開心的時候,適合去看海。
B跟我說了一些北海岸的行程,從淡水過去,沿途會經過三芝、石門和金山。
這些鄉鎮之前去過很多次了,本來並不抱著期待,但我需要一個環境讓我稀釋愁緒,所以決定了一趟療傷的看海之旅。

B說他不開心的時候,就會一個人去白沙灣走走。
那其實並不是一個很大的海灣, 用走的,大概至多30分鐘也一定可以走完。
我到的時候,正在漲潮,清澈的海水一波波的朝我湧來,我的影子倒映在海面上,襯著深淺不一的沙灘波紋,波浪拍打的聲音次第傳來。
帶有秩序的,逐漸撫平我的不安。

望著遼闊的大海,總覺得沒什麼事情值得在意。
很想脫掉鞋子踏在浪裡,像青春無邪的孩子,在海裡揮灑活力和熱血。
我穿著低跟的白色包鞋,就這樣踩在浪上,從腳底傳來海水的涼度,呼吸著海的氣息。
而後知道了旅行的趣味不是來自與相愛的人共同編織回憶。
而是我在這裡,用我的姿態和故事, 寫下我和這個地方的相遇。

我需要的是一種不受拘束的自由。
不需要有人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應該怎麼讓人喜愛。
而是他愛我,接受我真實的樣貌。
那不是來自我的反骨或是狂野。
我以為,那是愛情的樣貌。一切都出於「愛」。

我在一顆長滿綠藻的石頭上拍下這支小蟲子。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停留在這裡。也許是偶然,也許是他們本來就相互依偎。
不管結果是什麼,我拍下了他們在一起的樣子,而他們的顏色好美。
就算是人們說的「紅配綠狗臭屁」的顏色,就算小蟲子背後的圖案好愁苦。

我坐在沙灘上一些突起的礁岩上,看著持續朝我湧來的海。
一望無際、深深淺淺的藍,嘩啦拉的浪花泡沫在表面生成,而後隨著漸起的浪翻騰、狂奔,我覺得這些畫面都好美。
一波波的來,再一波波的遠去。心理的什麼就這樣被帶走了。
如果可以,我真想一直坐在這裡,聽海浪的聲音。
就算還是不可自抑的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有海洋陪著我,有嘩啦拉的浪花陪我細數愉快的記憶。

有一個釣魚的人,悠閒的準備器材,想從海洋中得到一些什麼。
我羨慕他的氣息。他一定很懂得如何和「寂寞」共處。
或是,面對這浩瀚的海洋,一個人的寂寞,也就不足一題?

在白沙灣停了好長一段時間。我還爬上一個小沙丘曬太陽。
直射的光線讓我睜不開眼睛,但陽光的照拂又讓我好溫暖。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在這裡曬一天的太陽。
如果可以的話,我要永遠記得這一刻的快樂。


離開了白沙灣後,先去石門買了劉家肉粽。而後,在老梅社區的綠色礁岩上坐著,吃我的午餐。
據說在某一個季節,這些礁岩都會爬滿綠色的藻類。我實在很難想像那個畫面,因為我覺得「數大也許是一種噁心」。
但在礁岩上吃肉粽真是一個非常「後現代」的舉動。無疑也是十分有趣而難忘的。
我還趴在岩上,壓低身體讓手去接近海水,洗去手上粽葉殘留的油漬。
海水是溫暖的,我記得肉粽吃起來有一種自然的鹹水味。

老梅社區的海聽起來有一種童趣。
大概是因為礁岩地形的關係,海水離去的時候刮洗著岩石,會有一種「咕嚕嚕」的聲音。就好像海水煮開了一樣。
每一個海邊好像都有獨有的聲音。那是一種因地制宜的展現。是一種特色。是一種無法模仿。
我好欣賞這種自然。

不過也有很不自然的地方。
石門還有另一個「特色」,在十八王宮廟對面,有希臘風的建築,名為「石門婚紗廣場」。
其實很不愛在台灣看到這種建築,總覺得是一種好笑的模仿。
如果不能走出自己的特色,乾脆什麼都不要蓋,也不要去蓋一個國際知名,卻與地方毫無相干的場景。
我在這裡看到一對新人正在拍照,新娘很可愛,笑起來很甜,看到我的時候總是直視我的眼睛,我知道她想告訴我:「我很幸福喔」。
雖然我一直聽到攝影師在指揮她的動作、她的表情,他們「裝飾」著他們的甜蜜,但他們似乎並不以為那是一種「造作」的幸福。
嘿,我說的是「拍婚紗照」,而不是說「結婚」。

看完新人們的甜蜜,我去三芝小豬吃蛋糕,享受甜食的補償。
那也是一種幸福阿。

我特意選了一個幽靜、偏僻的角落,沒想到視野極好,庭院和光影在我的相機裡好美。

我更愛的是我的熱LATTE。那真是一個溫暖的午後。
我喜歡杯子的橘,還有光線的金黃。
我喜歡這樣旅行的滋味。



「你的心,決定你所看見的」,這是「我在雨中等你」書中,聰明狗恩佐反覆引述的。

如果我心是幸福的,我就能是無憂的。
一個美好的心情可以讓一個旅行成為美好。
我於是決定,每一個旅行都應該有一個愉悅的開場。而不管過程如何,我也決定有個完美的收場。

於是,「如果」就不會只是「如果」。

(我真是愛死了這個光影,很溫暖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