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一張往白沙屯、靠窗座位的票。」娜娜背著簡便的背包,頸上掛著相機,一臉期待的向台鐵的售票人員買票。

「妳要去白沙屯?」坐在售票窗口後的阿伯一臉納悶的看著娜娜,「妳要去白沙屯做什麼阿?」

「喔,我看天氣這麼好,我想去白沙屯旅行,我看電視上白沙屯遶境好熱鬧唷,感覺這個小鎮很有意思耶!」娜娜語氣興奮的說。

「哈哈!金ㄟ唷,我就是白沙屯人耶,我等下也要坐這班火車回家鄉唷!平常很少有人買票要去白沙屯耶,歡迎妳到我的故鄉去玩!」

哇,娜娜不禁在心中驚呼,這也太巧了吧,沒想到還沒到達目的地,就遇到了土生土長的白沙屯人。看著阿伯爽朗的聲調和臉上的微笑,娜娜心中溫暖滿滿,俗語說的好:「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這次的白沙屯旅程一定精彩可期呢!

娜娜坐在火車上,不時觀察前後左右的乘客,多半都是上了年紀、操著台語口音的阿伯與阿桑,聽著他們彼此問候、閒聊的聲音,娜娜覺得好有親切感。娜娜也喜歡張大眼睛往窗外瞧。看著窗外不斷向後飛逝的景色,天空隨性的藍與不規則形狀白雲的組合,增添了搭火車旅行的趣味。當火車經過後龍站後,許多挺立於海邊、岸上的風力發電風車隨之印入眼簾,一看到風車也就預告:白沙屯車站快到啦!

隨娜娜一同下車的,多半都是乘車的老人們,而不見觀光客的人潮,儘管是週末假日,白沙屯依舊是個寧靜、保持原來生活步調的地方。娜娜走出車站後,看到車站門口豎立著木製的觀光解說牌,斑駁的木塊與模糊不清的字體彰顯了此地觀光機能的缺乏,但同時也暗示著:白沙屯並不是一個靠觀光營生的地方,他保有原初的傳統面貌與自然風格,而且沒有觀光化後的商業化,能讓遊人更切實體會在地的風情。


娜娜隨性的走在往白沙屯拱天宮的街道上,寬大的馬路兩旁是低矮的平房,偶爾可以聽到屋內傳來一些聲響,或有老翁閒坐屋簷下乘涼、或見媽媽帶著小孩在街上散步,一副輕鬆寫意的模樣。

大馬路的盡頭連接著通往拱天宮的鐵道小徑。沿著鐵道走很有味道,娜娜心想:鐵道就像一條連結外界養分的臍帶,這條鐵道雖然鮮少運載觀光客前來(一天只有一班車從台北/高雄到白沙屯,觀光客幾乎都開車),卻轟隆隆的每天運轉著,載著返鄉的孩子回來,也帶他們走。娜娜觀察到,白沙屯少見年輕人出沒,只可見到三三兩兩的老人在自家屋裡歇著,就如這個小地方的氣息,是緩慢的、寧靜的、沉穩的。這樣的緩慢步調是一種「休息」,而「休息」保留了「傳統」,而「傳統」讓我們不會在現代化中迷失了自我。

娜娜用心感受著白沙屯予人的第一印象,當腳步來到拱天宮附近的小巷時,娜娜更為這裡的傳統紅磚建築而欣喜。在小小的巷弄中,排列著幾棟低矮的紅磚屋,澄紅磚瓦的色澤在陽光的照耀下更顯鮮豔,不難發現歲月的流動在這些建築上留下痕跡,甚至還可以看到修補的痕跡,但傳統的古味還是濃厚的讓人宛如走回時光隧道。

其中有一座老三合院吸引娜娜的注意力,娜娜靜靜的觀賞著,偶而用手撫觸磚瓦、感受指尖傳來磚瓦特有的粗礪感,突然耳邊傳來一句問話:「妹妹,妳知道這裡是白沙屯的老街嗎?」大概是娜娜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引來了在地人的關注。

「老街?」娜娜疑惑的回應。

「對阿,妳別看這條小巷小小的,還歪歪斜斜的,這可是當時白沙屯人交易買賣的場所,我們稱為『店仔街』。」

「哇,我怎麼這麼幸運阿,隨便亂走也能讓我發現這麼有歷史的小路!」娜娜興奮的驚呼。

「還不只這樣呢,妳眼前的這棟老三合院已經有百年歷史了,這裡原先還有其他的老建築,但是隨著時間和因應時代腳步,不是崩壞就是拆掉重建了,所以妳現在看到的這座三合院可是很珍貴、很特殊的呢!」這位先生持續說著,從他的神色中可以看出他對房子的感情與珍惜。

娜娜聽的津津有味,但也不禁納悶,眼前這位先生是何許人也呢,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大概是感應到娜娜的猜測,先生微微一笑,對娜娜自我介紹:「我就是這座三合院的主人,我叫做駱調彬。」

「太棒了,真是太幸運了。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做娜娜!」娜娜興奮的在心中狂喊萬歲,沒想到一進到白沙屯就能遇到這麼lucky的事,不僅與老房子邂逅,還能親見老房子的主人、聽他說故事。看來,這次的白沙屯旅行肯定還有更多的驚奇等著娜娜去探訪囉!

 

 

待續.....

 

原文刊載於娜娜*角落遇到愛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