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和E整理老師辦公室的時候,發現了老師的博士學位照。

照片中的J穿著深色的博士袍,帶著方正、綴著黃色穗花的博士帽,臉上帶著自信、喜悅、洋溢著青春的微笑,那笑容十足的甜美,就好像剛摘了豐碩的學識果實,飽足了智識而盈滿透亮的光輝。

正所謂,「不經一番寒徹骨,焉的梅花撲鼻香」正是形容這樣的心情吧。

結束了多年的求學過程,忍受了一個人在浩瀚書堆中求取知識的寂寞,在無數與理論、學者對話的漫長深夜,在數不清絞盡腦汁、編織學理網絡、撰寫論文的辛酸血淚後,終於得到了博士學位,這種歷經千辛萬苦而來的果實,最為甜美。

也難怪J的笑容如此的美麗,而令我嚮往了。

我不禁開始思考攻讀博士的可能。

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不是「唸書」的料,雖然有點小聰明,懂得唸書的技巧,也有開放思考的心態,但總覺得念博士離我太遙遠。而我脆弱、多心、容易猶豫不決的個性也不適合像個苦行僧一般,在學海中認真修行。

這不禁讓我想到當初念碩士的原因。說來好笑,當初只是因為大學成績還不錯,大家都在推甄,我也湊一腳,就這樣考上了。對於求學,並沒有「非要不可」的決心。

回想我過去幾年的碩士生涯,好幾次都想要休學(尤其是我爸剛過世的那一陣子,幾乎念不下去),好幾次都想要出來工作,好幾次都覺得「學位無用」。而且我也不斷的對自己說,寫完論文快點畢業,然後再也不要寫了(論文),也不要繼續念了。

可見,我對於「長期」浸淫在學術圈這回事,是有點兒抗拒的。

而今我畢業了,沈澱了大半年後,我開始思考:論文我可以寫的更好、書我可以念的更多、理論我可以用的更好(理論也可以是生活實踐),而我還有沒有動力(或機會)去實踐這些「可能」?

說真得,我好希望可以像J一樣,高高興興的拍幾張畢業照,昭告苦難的那段歲月已經過去,而嶄新的美好人生即將開展。

然而我碩士畢業的時候,甚至連穿上師大的碩士袍拍照都沒有,也沒有和指導老師EVA合照,也沒有和同學們合照,就這樣默默的、帶著滿腦子習得的知識和論文,離開了學校。

怎麼不令人有點惆悵呢?

三年半的光陰,以這麼「草率」的方式結束了。

後來,有機會穿到了政大的碩士服,算是了卻了一樁心願,但心理多少還是有些遺憾。沒能歡欣鼓舞的慶祝我拿到碩士學位,沒能好好的為自己的人生階段留下一些回憶,是日後無法追憶的遺憾了。

另一方面,我也真夠膚淺啦!竟然為了要「穿著學位服笑著拍照」而興起念「博士」的念頭,我想我最近大概是「吃飽撐著」吧。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克 crystal
  • 不過也夠浪漫..跟我認識的小克克很像...
  • 等我真正去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才是真的「浪漫」吧。
    不過,也許有朝一日還真的會做...

    claireforyoung 於 2009/10/18 01: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