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記者工作,我很不喜歡的一種狀況是,「不想問,但非要問」的狀態。有可能是八卦、可能是私事,也有可能是訪問時間太晚(如晚上11點),又或者如死亡。

也許對新聞工作者來說,「新聞」就是一切的重點,只要問到新聞,不管什麼手段、不管會不會造成別人困擾,「問就對了」。

例如,今天的新聞重點,馬航失聯班機的台籍旅客恰好是立委助理的姊姊,媒體自然會想要採訪該助理,甚至也有媒體已經跑到人家家裡想堵訪。(但當事人的母親還不知道這件事)

我其實很疑惑,媒體想要問什麼?媒體以為民眾想要知道什麼?家屬又有什麼義務要放下自己焦急、慌亂的情緒,來應付媒體這麼多問題?

大概是我自己有類似的經驗。因為我爸是大體捐贈者,當時醫學院為了感念捐贈者,舉行了一個感恩儀式,我情緒很難過很崩潰,然後旁邊有攝影機在拍。 當時我就很清楚,每個人都有很私密的情緒、有很繁瑣的事情要處理(尤其是這種事),而這跟大眾一點關係都沒有,也沒有義務要對外界交代這麼多。這麼簡單、只要設身處地想一想的事情,媒體卻毫無知覺。

我自己身在這個環境,卻蠻疑惑要怎麼面對這種矛盾?要如何讓自己心理舒服?又不愧對長官的期待?


當然,身為記者,我還是基於本分的打電話給助理。打了兩通電話,對方都在通話中。因為跟對方本來就熟識,我傳了訊息,先向對方致哀,並說如果對方方便及願意受訪,我再打電話過去。對方回了訊息,我簡單問了幾個問題就掛掉了,但心理不舒坦就像魚刺梗著喉嚨。


大概沒辦法改變這種矛盾的狀態。唉。除了嘆氣我還能做什麼?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