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紅色的夕陽 @ 擎天崗

最近都在昏沈中度過。
有很多種情況:心理的、生理的、無謂的、學習放手的。
但有幾件事情想寫下來。
單純用來哭夭。


論文進度尚可。不過還是不能出去玩。
我總想著花蓮的七星潭、還有台九上的山。
我不知道為什麼是花蓮。(但又為什麼不能是?)
也許那是一種「逃離」,或者是「解放」吧。
我知道這些都不是讓人開心的詞,也提醒著我,如果非得到遠處流浪才算是流浪的話,這一切都太刻意了。

幸好,花蓮不算太遠。我一個人還去的了。(就像是回應召喚,就像是回到我的地方)


為什麼要連休四天?
聽到這個新聞一點也沒有開心感。總覺得不甘我的事。
我拿著行事曆看了一會,安排了一些行程,算了算我的口試時間,然後得出一個結論:這四天還真的不甘我的事耶!
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這麼不期待跨年。
還有聖誕節。還有什麼鬼聖誕夜。
(討人厭的ICRT已經開始播聖誕歌,每次聽到都有一種火大的FU。不過這種火大也很不成熟,所以我逐漸練就充耳不聞的功力。)


沒有電影。
好像有一陣子沒去看電影了。
翻爛了報紙電影一欄表,好像也沒什麼片讓我想花錢。
最近常跑白鹿洞租電影,看完了讓我淚漣漣的「小太陽的願望」(真是成功的一部電影,我已經很久沒看電影而哭了),一直想著要租「教宗的洗手間」,寫了n次的預約單,還是都租不到。
什麼時候藝術電影這麼熱門?那為什麼藝術電影院倒得這麼快!


書看太快。
晚上常常想一些有的沒的,後來找到事做後,時間就快速跳過了。
有一個晚上為了驅趕腦子裡令人厭惡的思緒,我把厚度超達兩三百頁的「龍紋身的女孩」啃完。很精彩的故事。也很暴力、血腥、色情。
後來很後悔看這麼快,因為這樣我又要花錢買書。
如果看書會飽的話就好。我就把所有的錢都拿去買書。用書來填補我的空餘。


歌。
有兩個才華洋溢的朋友,看了我的「雨停了嗎」一文之後,決定幫我填詞譜曲。
B素來是歌詞大王,他看完之後,嫌我寫的太長,自己幫我改了短版。(可惜與我的原意不同)
A則是電音痴人,看完之後倒是大讚我的文筆,然後說他要試著編曲,等我口試完,送我當畢業禮物。

真有趣。
只是我的小抒情而已。


幸福的小事。
我發現能讓我開心的都是小事。(後來發現,讓我不開心的也都是小事)
例如走去泰順街買甜湯、去水準書店讓老闆虧、翻看電腦裡的老電影、半夜喝一瓶小果汁、吃模範生點心麵。
又例如和朋友分享一些有趣的事情、久違的朋友說她想念我、收到蘋果專屬於我的明信片、家人常打電話關心我(大概是怕我寫論文寫到瘋掉)、蘇小姐總在我心裡最悶最煩最想找人說話的時候,心有靈犀的打來與我閒聊。還有我愛的L,以及很多等等等。
很高興在論文的末期有這麼多幸福的小事,因為這樣我知道我並不孤單。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坦然面對。


決定。
私自做了一個決定。於是對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了。
我要元氣的,繼續生活下去。


ps.照片提供者是Char。在此謝謝你的紫紅色夕陽,以及無數的光影照片。
(請多多提供,不然我都沒出去玩,沒照片可以放了 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aireforyoung 的頭像
claireforyoung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