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結束在國民黨中央黨部的行程後,先去遼寧夜市吃了晚餐,再搭公車到敦化誠品,隨性的進行書店的考察。

常常一有空的時候就往書店跑,像是洗滌身心的一種儀式吧,雖然一邊逛也一邊感受到自己閱讀視野的狹隘而感到不安。卻又安慰自己,花時間走逛書店也是一種刺激,就像家長們總愛給小嬰兒各種刺激一樣,無論嬰孩本身到底喜不喜歡。

以往都在外國文學區花最多時間,不管是美洲、歐洲或是日本文學,常常看到讓我有興趣的書,真要全部搬回家的話,又覺得不管是我的腦或是書櫃都沒有這麼大的空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看過的書很快就忘了,就算是我很喜歡的作品也是一樣。是因為年紀大了?還是因為對生活的感受力、敏感度、記憶力都衰退了?變得得過且過起來。項就像前幾天才剛看完胡塞尼的遠山的回音,還為了書中主人翁的故事心緒波動,但真要細想讓我感動的情節,竟然什麼都想不起來了。真的很糟糕。

逛書店也是一種很好的社會觀察。雜誌區中,時尚雜誌前總是站了比較多的人,風尚雜誌區則是有清新氣息的年輕人隨意翻看,語言學習雜誌則是散發了一種冷冷的感覺,也許跟雜誌封面總是亮晃晃的、硬梆梆的印著「1000個單字 背了就上手」之類毫無情感、只求快速的文字吧;文學區有許多人席地而坐翻著小說,也有情侶拿著書討論改編電影;健康書籍區裡擺了好多瑜珈、筋骨舒展、認識骨盆之類一看就好健康的書籍,當然也有鄭多燕操、附送骨盆枕的減肥書,而且這樣的書籍還盤據在誠品排行榜(且連續多週),大概可以知道這個社會充斥著許多想減肥又疏於運動的人阿。而這類書籍的文案都寫得好誘人,什麼做一星期就會瘦之類的,誘騙(像我一般)傻的人掏錢買書,然後又把書擺在家裡桌上,隨時瞻仰,卻從未真的翻開照做。(於是總是瘦不下來)

講到排行榜,我常常在誠品的排行榜前想,怎麼多數上榜的書我都不想看阿。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如今天我發現,人文科學類的第二名竟然是柯文哲的書,真讓我驚訝阿。(難道競選團隊也會買榜?或是真的有這麼多人想看他的書阿?)然後華文創作的第一名持續是龍應台的大江大海,這書都出幾年啦,我不敢相信浩瀚華文創作中沒人能超越龍應台。

最大的發現是,食譜區和旅遊書籍區好擁擠。我也在食譜區中晃盪了好久,想像自己變身小廚神一樣的可以照著書煮出一道道美味料理,雖然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但還是差點手滑了一本食譜。然後,大家都好像隨時要出發到世界各地去旅行一樣,不管哪個區域的旅遊書櫃前都有人拿著書研究。然後,在誠品的這個小小區域裡,我感受歡愉、悠閒地氣氛盈滿整個空間,好像台灣人每日生活的唯一想望就是好好玩、好好吃、好好放鬆,於是可以再撐過一天、一個月或一年。

如果要轉換跑道或是創業的話,吃跟玩的面向都是可以考慮的點,因為這是台灣人永遠在企求的。最近一直在想轉換跑道的問題,也一直很疑惑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事情才好,看著這麼多人翻看旅遊書、喜孜孜的討論行程,除了有點羨慕外,還多了好多的煩惱。

到底人能不能把興趣當工作?有沒有能力靠興趣賺錢?我拚命想,希望快一點想出答案來。 

晃到攝影區的時候,又看到荒木經帷的攝影集,情色攝影師如他,和妻子荒木陽子的感情倒是綿密的讓人羨慕。從東京日和一書來看,書中有很多荒木幫妻子拍得照片,陽子面對鏡頭好愉快的樣子。那種表情是自在坦然的面對另一半的樣子。書中還有一頁裸女的照片,應該也是陽子,有一個攝影師老公看起來也是蠻累的事。

步出誠品,一路走到中島咖啡店,路過忠孝和敦化路口,看到好多人在排隊買鞋買衣,街道在商店的明亮招牌映照下,瀰漫著歡愉爛漫的氣氛,街上的人們也都一副天真無憂的樣子,而我好像跟這一切都無關,推開中島店們就向遁入另一個世界。

想起那年夏天在東京羽田車站,我也曾就著一杯中島咖啡廳的拿鐵,窩在角落,對著旅遊記事本寫了好幾個小時,眼前就是往返市區和機場的快捷電車和海,那時候還有陽光吧,還有寧靜的心情。

那時坐在咖啡廳的感受還留在我的身體理。不過也已經慢慢淡掉了。可以裝上新的回憶了。

 

 

 




 

 

創作者介紹

克萊兒's 旅夢人生

clairefor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